我在内地做生意以来,一直都甚安本份, 许多北方小妹妹的诱惑都没有影响到我对太太的忠心。 但自从小静的出现,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香港的太太, 我在深圳将她金屋藏娇也就是俗称“包二奶”。 小静是新都酒楼高级餐厅的女部长,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还以为自己眼花, 因为她和我当年的旧情人一模一样连梨涡浅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样。 她很斯文、大方,对我温柔体贴,当年我痴恋的旧情人, 今日竟重现眼前可能是上天给我的回报吧!忠心一片的我, 终于做出对不起太太的事同时我也尝透了恋爱的滋味。 她不是一般卖笑的北妹,她是一个初出校门的女学生, 由于她很纯我们发展得十分顺利。 当我第一次替她解开身上的衣服时,我感觉到她的羞怯、娇媚, 和一股清新气息。 我拥着洁白细嫩的小静,冲动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 我吻遍她身上每一处地方。 同时也拼命的舔舐她的乳房她那光洁无毛的耻部。 我终于让自己的器官进入那小小而紧窄的地方, 我刚刚进去一小部份她已经现出痛苦神情。 “小静,是不是很痛!”小静含着泪珠说“哦!是有一点疼, 不过我我喜欢你!”她的普通话很好听阴声细气的拥着我, 令我更加亢奋犹如烧红的火棒。 我慢慢推进,她抓着了床单,上唇紧紧咬着下唇, 我停下来怜香惜玉地吻着她。 “小静,我也喜欢你!”“啊!”终于完全进去了, 小静的表情也开始舒缓肉紧的态度也慢慢放松。 我看着她媚眼如丝,小小梨涡,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开始抽动,狭窄的通道促使我膨胀得更快, 她也扭动着身体向我退避。 “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这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必经阶段。 但我完全陷于兴奋状态,抽动也越来越快。 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厉害。 “啊!行哥!”“小静,你感觉怎样?”“啊!行哥!我不不要紧!”我膨胀得很快, 同时也泄气得很快因为小静给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末有的。 我倒了下来,瞧见床上微红处处,我明白到小静为我而奉献第一次。 我感谢地吻看她,可能这是缘份,一个如此娇艳的美女, 居然爱上了我这个有妇之夫。 自此之后,我留恋着这个地方,我和小静如胶似漆, 将在香港的妻子抛之脑后。 每天晚上,我们都急不及待地做爱,渐渐她更懂得温柔体贴, 侍服周到。 我很喜欢吻她,她的咀形很美,呵气如兰, 真是难得小舌轻吐更是要命。 一向给予人家印象中的北妹,都是现实得可怕, 根本没有感情可言但小静却从来没有向我要钱, 真的令人半信半疑。 她对我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有一次,我从香港不动声息地回到我们之间的爱巢。 因为我知道很多“二奶”都会利用情夫返港的时间到处偷食。 所以我出其不意的回去,就知道小静对我的情意, 大门推开厅内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 小静竟然乖乖的坐在梳化上,织着一件小毛衫, 她的温婉令我又感动又冲动。 我开心的吻看她,她也迎合着我,互相热吻。 我将她推在梳化上,压着她,捧看她的脸说“小静, 你真乖我好喜欢你!”小静的温文贤淑, 有如一只受保护的小鸟我疯狂地吻着她。 虽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过很多次, 但我依然爱不释手我们一丝不挂的在大厅的地毡上翻过来磙过去。 她反过来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着我的脸、颈项、耳珠, 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由丹田缓缓涌出。 她是轻轻吻着,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替我拨弄, 抚摸这是我教她的,渐渐地,她开始懂得主动, 抚摸的动作也比初时纯熟了。 软软的手指轻轻握了我的肉茎,急速的跳动之下也变得挺以英姿。 她的身体微微后退,小咀吻着我的胸膛,玉手在扫弄我的小袋子, 我也兴奋得在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摄力,慢慢的扫,轻轻的弹, 这种情形比抚摸还要命。 她舐着我的小肚,我知道她每次来到这个地步就会停止, 因为她唯一的不喜欢就是吞吐我的小东西。 所以,我也不勉强她,每次到此,我就跨身而上, 直冲终点完事为止。 谁知,今次出乎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令我迅速膨胀。 接着,她竟然肯含我的龟头,她在我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 她的小舌慢慢在舐我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 她的咀很可爱,她舐得我好舒服,望着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圈, 我有难以形容的刺激她虽然还没有含进了我的东西, 但我已经很满足因为以她的纯洁形象,居然肯为我如此屈就。 她张开小咀,慢慢的含进去,这种滋味实在好受到不得了, 她还将偶然灼热的东西贴着她的粉脸。 末曾真个已销魂。 这话要来形容我现在的情景,就最恰当不过。 我竟然也呻吟,来宣泄我内心的兴奋,但我死忍强烈的冲动, 享受着这销魂一刻。 她替我舐着,吻着。 终于,她居然完全吞没了。 两个多月来她是第一次,我很兴奋,虽然她不懂得如何处理, 但我已慢慢抽动起来。 刺激程度令我无法抑制,我要发泄了!“小静, 我要喷了你!”我想叫她移开,但她没有,反而吞吐得更厉害, 我无法再继续忍耐热流疾射而出,贯喉而入, 但她完全承受。 她继续吮吸,直到我的地龟头不再于她小嘴里跳动, 她还是紧紧含住。 我得到一生以来最大的享受。 “小静。 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她肯为我献出一切, 她用暖暖的毛巾替我包裹着发泄了的地方这种感觉很好受。 她像小鸟依人的伏在我的臂弯,我轻吻她的额头, 揉着她长长的秀发。 她的小嘴里透出我精液的气息,但我已经忍不住地吻下去。 小静不但样子甜美,就是一把长发很多女明星都不及她整洁而柔顺, 我轻抚着真是爱不释手。 “小静,你还没有舒服过哩!”“行哥, 我爱你只要你舒服,我也舒服的。” 她的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柔和得有如听音乐, 我最喜欢这种女孩子。 她的大腿轻轻靠看我的身体,手指摸着我的腰, 可能我太喜欢小静休息一会我又按奈不住地拥着她吻, 她也热情地和我四唇相接。 她的小舌在我口腔撩弄,我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 很快垂垂的东西又再坚硬起来,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灼热挺拔。 “哦!你你好坏,这么快!”她娇羞的推开了我, 轻轻转身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十分要命,我更加疯狂, 更加亢奋。 我扑过去拥着她,坚硬的东西紧紧贴着她软绵绵的屁股, 双手就揉弄着她柔软而弹力十足的乳房。 “小静。 我给你舒服。” “哦!你自己想爽,还要欺骗人家。” 她的娇媚十分自然,不太过份,也有调情的感觉。 我紧张的吻看她的耳珠,她微微仰后迁就我的进攻。 “啊!”她出生呻叫了一声。 “小静。 你实在太讨人欢喜啦。” “行哥。 你。 你又想怎样。 你刚刚才出了一次!”“我。 我要吞了你下肚。” “啊。 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我将她翻了过来,平卧着的身体给我爬了上去, 我下面在磨擦看她的身体咀巴却在吻她的眼。 她的睫毛。 她的鼻子,剩下来的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 很快的。 她的唿吸开始急速。 我的手开始探进她的地方,一个敏感的地方, 她很有节奏的在低叫。 她的小舌在舐看干热的咀唇,她寻我着的咀巴, 她希望我吻她。 因为她有这样的需要。 但我很挑皮的将手指放了进去,她也肉紧地吸吮, 我将另一手的手指探入她滑匿的阴道并慢慢欣赏她欲念升华的一刻。 由于我的前奏功夫恰当“,她显得很热情, 脸儿微红身子扭动,有种不着边际的感觉。 “行哥!”“哦!做什么!”“咦!你好坏哟!你知道的, 偏偏就要折磨人家。” 不错,我知道她的确很需要,需要我去充实她, 但我偏偏慢条斯理有心戏弄她一下。 就说道“我不知道你要什么?你说吧。” “你你!”她羞怯地说不出口,玉手却拼命按看我的臀部向她的地方挤压, 我还是故意恶在她附近撩拨。 “行哥,你进去嘛!”她拼命的迎合我, 迁就我。 怜香惜玉之心令我不忍再戏弄她,何况她是我最心爱的女人。 我深唿吸一下,然后直捣黄龙,完全抵住了她最深处的子宫。 她双眉一皱,小嘴半开半合,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屁股。 这份感觉很难形容,但我知道她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而找到了充实的来源。 完全的充实令她又开心又满意。 我只是完全送了进去,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驱, 却按兵不动体会别有一番滋味。 “哦哥哥!你怎么不动呀!”“小静。 我在欣赏你!”本来半闭着双眼的小静微微张开一缐。 “哦!来吧。 你这坏人。” 硬硬的东西抵住了她暖暖的地方,轻轻摸看她的俏脸细意欣赏看她标致的五宫。 这种感觉很好。 真的另有一番滋味。 比起较乱冲乱撞而发泄了的感觉,截然不同, 这份唿之欲出的滋味非常过瘾。 间歇性的动一两下,小静则表现得更加热情。 我伏下来吻她一下,她的小咀我最喜欢, 捧看她的脸然后轻咬她的唇真要命。 “摸摸我。” 我捉着她的手向下。 “哟。 好硬!”我退了少许,湿润而挺拔的地方显示了我的雄风。 她主动地拥看我吻。 我知道她这个时候最需要。 我开始厉兵骑马。 开始冲刺。 她的身体柔若无骨,我则疯旺地进攻。 地毡上响起了醉人的交响乐。 节奏由慢至快。 她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开半台的小咀在呻吟, 低叫促使我的欲念升华。 高潮已经接连而来,她是在期待最快感的一刻, 我蓄势待发。 澎湃的浪花已径汹涌而至,我歇斯底里的仰天长啸一声, 淋漓尽致地完全输送给她。 “哇!”小静也叫了,暖烘哄的热流有如炮弹。 香汗淋漓的小静紧紧的拥抱着我,她似乎想完全将我吸了进去。 强而有力的发射,依然在跳动,她抱得我更紧了, 她的吻有如雨点这是回报式的吻吧!她是得到很好的高潮了, 我也倒在她的怀中互相在喘气,在轻抚,在回味看这份难忘的意境。 我退了出来!倒在旁边躺着,以免小静负荷太重, 我是绝对希望她得到快乐的。 她慢慢起床,拿来暖毛巾,然后替我敷住这个地方, 这是很舒服的感觉。 小静已经完全进入我的生命中,她比我的太太更重要, 我们不但在性爱方面配合就算日常生活也投契到不得了。 大家的嗜好也十分相同,闲时我们一起煮饭烧蔡, 共进晚餐滋味无穷。 晚饭之后,我们就开始做爱,一直开心到天亮才睡下, 小静的温驯文静使我很欢喜。 但是,我总不能够和太太离婚,与小静相宿双凄。 我不愿意负上抛妻弃子的罪名,因为我虽然不能失去小静, 但我太太也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 因为她是和我携手创业的结发夫妻。 我终于想到一个好下流的办法,我要让我太太也走出夫妇性爱的小框框, 我要先让她接触别的男人这样一来,就算小静的事被她知道, 也不至于搞出太大的风波。 我承认我仍然喜欢我的太太,不过小静对我来说, 毕竟太诱惑了。 在泰国的一家酒店里,我的心卜卜狂跳, 可能是情绪紧张的关系吧!我推门进去摸黑的走到床边, 隐约看见一个美妙的身形她就是我一直以来都垂涎的何太太。 何太太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曾经令我砰然心动, 想入非非。 她也正是我曾经痴恋的旧情人。 令我对小静注目的女人也正是她。 当时,我们已经互相接触过对方的身体,只差没有上床。 她的父母因为我太穷,而把她嫁给家庭环境不错的何文, 可是何文现在也只不个是我太太手下的一名高级职员。 现在,我竟然可以拥抱这位梦寐以求的美人, 真是开心得难以形容。 我急不及待的吻过去,香香的樱唇,薄薄的唇片, 含得我好舒服。 她迎合着我,因为她以为我是她的丈夫, 这种偷龙转凤的方法是我想出来的真是刺激无比。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何太太,她的媚态早已令我着迷, 有次酒后直言原来何文也喜欢我的太太。 于是,我们两个男人就来一次世纪大协议,实行搞搞新意思, 也就是换妻。 但是我们都怕老婆不高兴,所以只好实行暗中交换, 借旅行为名换妻为实。 首先,我们两对夫妇参加了一个旅行团, 故意选择了隔壁的酒店房间以方便我们的进一步计划。 这两间房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在露台互通。 白天,大家都玩得尽兴,畅游名胜,我的眼神就已盯紧何太太, 幻想看夜半换妻时的刺激禁不住兴奋莫名。 果然,晚上我们的老婆都熟睡了,何文和我就交换房间, 我们从露台上摸到对方的房间在黑暗中进行换妻, 神不知鬼不觉。 半睡半醒的何太太很吸引,白天看看她摇曳生姿的身段, 现在却可以摸个够了。 原来,何太太是喜欢裸睡的,因为我一摸过去, 柔滑的皮肤立即令我冲动。 我不敢声张,因为,我怕她发觉我不是她的丈夫, 我慢慢地吻慢慢地舐。 舐着她令我痴迷的双峰,她好夸张的胸部,我乐得埋头进去轻擦。 她似乎被我搅得有点按耐不住了。 轻轻地叫着“哟!哦!”她张腿伸开,似乎渴望我送了进去, 我却故意轻挑慢捻想折磨一下这个小淫妇。 “啊!老公。” 她的声音好刺激,她在呻吟地叫看,声音有点怪异, 但我有种偷人家老婆的冲动顾不了这么多。 一向以来,我很欣赏何太太两条修长雪白的双腿, 所以我一定要啜个饱由小腿吻到大腿,我在她两腿之间徘徊, 她的声浪也由低鸣而尖叫。 “哦!哦!老公,快来吧!”我也情绪高涨, 剑拔弓张硬得要爆裂的东西送了进去。 何太太终于被我侵占,这份刺激难以形容,我狠狠的抽动, 以解我旧时为她相思之苦。 以前,我只能幻想看她,如今梦想成真,我和何太太连成一体, 我要疯狂的和她干一次。 她也十分迎合地和我干,可能她以为我是她的丈夫, 故此完全没有怀疑。 这时,我的阳具就深深插在她的肉体,她的要塞终于给我彻底占据。 这份欲念使我欲火旺升。 我要将我最宝贵的东西注射入到何太太的肉体里面。 到她的最深深处。 我卖力地抽动于是她的双腿也像交剪般的缠着我。 “啊!射啦!射啦!”我一边兴奋地在她阴道乐射精, 一边搂紧她的纤腰。 终于,我尽情地发泄了。 我仍然紧紧地把她抱着。 何太太说道“阿文,你今晚怎么搞的,都爽过了, 还不让我起来替你抹抹。” 说着她突然开了灯,在柔和的灯光下, 我即使转身也无所遁形。 何太太惊叫道“阿行,怎么会是你!”我连忙披上一条浴巾, 说道“阿凤你老公和我有协议的,他正在隔壁睡我太太哩!不信我带你过去看看。” 何太太果然也披上浴巾,随我从露台摸过去。 我轻轻打开房门,拉着何太太的手,悄悄走到床边。 这时,床上何文和我老婆正在忘我激战, 阴微弱的光缐底下只见到两个重叠的人影,但何文的阳具在我太太肉体里抽插是发出的声响, 以及我太太发出的呻叫就清晰可闻。 我是有心让我太太知道她是在和别人性交的, 于是就把灯开了。 床上的俩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我太太发现她抱住的男人并不是我,她吃惊地松开双手, 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说什么,只拉住何太太离开房间, 从原路走出来。 出了门口,我反手关上房门,然后停下来, 与何太太悄悄躲在门边偷看只见何文指手划脚地对我太太解释, 后来我太太好像是接纳了。 于是,何文又扑到我太太的身上。 他的阳具又继续在我太太的阴道里不停抽插, 我太太的手往床头一伸屋里头的灯又熄了。 我拉着何太太回房,她顺手把门拴了,这一小小的动作带给我无穷的喜悦!这一个晚上, 我不知我太太及何文怎样度过。 但何太太一经明白夫妇交换的真像,她的豪放和热情立即令我招架不住, 原来她虽然在家庭的压力下嫁给何文心里仍然对我和她的初恋念念不忘。 今晚有情人终成眷属,自然是痛痛快快地欢度良霄。 当我回到小静身边,我还在回忆着何太太, 赤身裸体的阿凤当然比小静成熟的多床上的表现连我太太也不及她豪放, 在旅程的最后一个晚上她几乎完全占主动,我有点儿庆幸没有娶他做老婆, 否则会变人干。 小静和我太太就不同,她永远不会提出任何需索, 但又热烈的接受我每一次对她的布施雨露。 我太太是从来不接受口交的。 阿凤在那天晚上看完她老公和我太太的床上戏回房, 就立即替我口交之后几次和我交媾,都是先口交后性交。 不过,只有小静才允许我在她嘴里射精。 我和小静的事终于被太太知道,她随我到深圳见小静, 那时我和小静都很紧张。 但是,当我太太见过小静之后,竟允许我和她继续下去。 原来我太太已经去检查过,知道她是不育的, 贤惠的她也很想我有儿女因此她想小静替我传宗接代。 小静终于替我生了个儿子,但是,我和她也从此对我太太相敬如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