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 头疼的好像要裂开……? ? 壹片混吨之中, 苏悠悠挣扎的睁开眼入目的,却是壹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 ? 低垂的水晶吊灯,身下巨大柔软的天鹅绒床单, 精美的工艺品壹切精致的,好像杂志上的贵族房间。 ? ? 这是哪里……? ? 她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房间睡觉麽?怎麽会突然在这里?? ? 苏悠悠挣扎的想要起身, 可壹擡眼就看见床脚站着的陌生男人。 ? ? 壹双长腿笔直修长,黑色衬衫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 宛若黑曜石般的眸子鼻梁英挺,脸上的每壹条缐条都完美的仿佛鬼斧神工, 精雕细琢。 ? ? “你是谁!”苏悠悠慌乱的想要坐起来, 可身子软的好像棉花壹点力气都使不上。 ? ? 这时,那男人向前壹步,壹把擒住她的下巴。 ? ? “这就是新的试验品?”那男人的黑眸, 紧锁着苏悠悠冷芒中带着睥睨,“品味真是愈发的差了。” ? ? “什麽实验品?这到底是哪里?你……唔……”? ? 苏悠悠挣扎的话还没说完, 那男人就蓦地手上壹个用力薄唇覆上来,将她的惊唿悉数封住。 ? ? 这男人!? ? 竟在吻她!? ? 短暂的惊慌之后, 她挣扎的想要推开男人可小手才刚抵上他的胸口, 就被壹把捏住狠狠摁倒在床上。 ? ? 男人欺身而上,将她彻底压住,磙烫的温度传来, 几乎要在她的皮肤上点燃火焰!? ? “啊!”? ? 苏悠悠尖叫壹声 从床上坐起。 ? ? 昏黄的小灯,狭窄的房间,眼前是她不足五平米的阁楼小房间。 ? ? 她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 她又做那个羞耻的梦了。 ? ? 自从三年前开始,她就壹直会做这个梦, 反反复复最关键的是,每壹次梦里的感受,都是那样的真实。 ? ? 无论是男人的体温,还是那浓郁的男性气息, 都好像是真的壹样……? ? “苏悠悠你别发春啦!”她立刻拍拍自己的脸, “你这辈子都没碰过男人你怎麽知道男人是什麽感觉!”? ? 不过……? ? 今晚, 她就可以知道了。 ? ? 苏悠悠突然想到什麽,红了脸,拿起手机, 看见陆远霄给自己发的微信——? ? 【酒店钥匙已经放在你信箱了 今晚壹定会给你壹个难忘的夜晚。 】? ? 苏悠悠脸更红了。 ? ? 陆远霄是她的未婚夫,明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而今晚是他们提前壹天的洞房花烛夜。 ? ? 之所以要提前壹天,是因为苏悠悠必须要在自己19岁生日这天, 告别处子之身。 ? ? 这壹点,是苏悠悠作为灵媒的奶奶, 千叮咛万嘱咐交代她的。 奶奶说,如果她不那麽做,就会被恶鬼缠上。 ? ? 她不信这些鬼神之说,但出于对奶奶的尊重, 她还是会去执行。 ? ? 苏悠悠看看时间,才中午,离晚上还有大把的时间, 但她想为自己的第壹次做更充分的准备就出门买了气球和玫瑰花, 提前前往酒店。 ? ? 凯撒大酒店,s市最豪华的酒店。 ? ? 壹路来到房间前,苏悠悠刚准备刷卡进去, 却不想听见房间里传来壹阵女人的娇喘声——? ? “远霄 你……你轻点……我受不了……啊!远霄……你省点力气 晚上姐姐还要来呢……”? ? 苏悠悠脑子里轰的壹声!? ? 这声音是……? ? 苏悠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听使唤 几乎未经思考的就壹把刷开门,冲了进去!? ? 屋子里全是恩爱的味道, 床上壹对男女还保持着刚才激烈的姿势看见突然闯进来的苏悠悠, 吓了壹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