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匪徒与寡妇
匪徒与寡妇

东厢房边院矮墙外,蹲着三男一女,四下探头张望,忽地较为精干的高矮二男,翻过矮墙进到院里,探着四下无人,到院前起栓开大门,放那粗壮男女入院后,仍栓好大门,分头探着东西厢房及正厅。确定正厅及东厢房无人,三男都手持匕首,四人在两处均仔细搜索,并用布囊搜括两处所有钱财,最后集中西厢房一拥而入,三男以匕首挟持屋内三人,粗壮男子是头领挟持古雄,精干的高个儿挟持邱氏,矮小男子抱住邱氏,都用匕首抵住三人脖子。

  女匪说「当家的,要他们交出所有钱财,我们吃些喝些,洗一下身子,老二,我看由你和老三押着你手上女人,去弄酒饭洗身子的水」,原来女匪是头领老婆,高个儿是老二,矮小男子是老三,女匪健壮,身手第一,性欲旺盛,男匪都好色,却都服她。古雄在女匪胁迫之下,交出了屋里身上所有钱财,邱氏交出了身上所有饰物,女匪见她头顶发簪值钱,散了她头发取了发簪,邱氏衣服漂亮,脱了她衣服,连她贴身小衣都收入了布囊,邱氏几乎已是精光身子。

  此时老二老三押着筱蕙,抬入两桶水,带着两条大布巾,头领夫妇,大不蛚

  蛚的,脱了精光,匪首一身浑肉,两脚泡进水中,用大布巾洗身体,拉过邱氏叫她替他擦抹,邱氏不敢违抗,匪首更把她的袜胸及跨下袜布扯下,邱氏长长的头发,垂在背后,匪首手掌慢慢抚弄她的大腿,另一只手则辅助他的嘴来含弄着她的,抚弄她的大腿的手又去抠她阴户。女匪则抓古雄为她服务,要他替她擦抹阴户,嫌他衣服碍着,叫他脱光,等他露出一身细皮嫩肉,配上他那俊俏长相,女匪淫兴已起。

  此时老二老三押着筱蕙,抬入饭菜,老二也脱光要擦洗身体,因此由老三押着筱蕙去烫酒。老二老三押着筱蕙作饭菜之时,已经在锅灶旁把她的袜胸及跨下袜布扯掉了,二人的手在他衣裙里****抠屄,只是为了要她弄饭菜,不好当时就她。老三押着她烫酒,没老二碍着,筱蕙弯身煽火,老三就在她背后掀起那裙子到腰以上,低头细看她的阴部,用嘴去舔。筱蕙恨在心头,瞥见灶旁一包老鼠药,偷着全都倒入酒中,纸包丢入灶火,没有破绽。

  最后老三押着筱蕙进屋,只见房中女匪压着古雄,在大床里侧,捏住他阴茎,套在她淫户里由她上下起坐要**他,匪首压着邱氏,在大床外侧,舔吃她肥美阴户,老二站着把阴茎塞入邱氏口中,手捏她的。见老三押着筱蕙进房,各用两根绳子,分别捆住邱氏与古雄的手脚,要筱蕙伺候着,四人吃饭喝酒。匪首一手拉过筱蕙扯脱她上下衣裙,筱蕙站在匪首老二之间,由着他两摸乳抠阴。

  四人吃饱喝足,匪首要老二老三清空那小矮桌,把筱蕙仰面放倒桌面上,用两根绳子分别捆住她的脚腕,分别绑在矮桌脚上,趴上她身子,嘴里叼她一只吸吮着,一手捏着自己阴茎进她屄里,筱蕙阴户干涩,故意淫声说要为匪首吸吮他的大,让它硬硬的,好舒服的屄,匪首受惑,解了绳子。筱蕙果然温柔的为匪首吸吮阴茎使它硬起,又用口水湿润阴户,迎着匪首让他顺利地,还用两脚勾圈他腰臀,匪首果然满心欢喜。

  女匪上床解了捆住古雄的绳子,见匪首得趣,也要古雄好好的与她交欢,古雄虽然也识得利害,软耷耷的阴茎却硬不起来。女匪抚弄吸吮均不见效,就解了邱氏的绳子,要她把它弄硬,果然片刻见效,女匪干脆要她和古雄交欢,自己招来老二老三解馋,老二老三轮流她抚弄她。女匪瞧着邱氏古雄下阴已显出生机,推开邱氏搂过古雄,一副淫状骚样腻着古雄交欢,古雄只好曲意迎承。老二老三转头去奸邱氏,那阴户已有淫液,被二匪强奸着就没有那么干涩痛苦。

  匪首顺利地着筱蕙,得陇望蜀,又到床上去奸邱氏,抱着邱氏大起大落地猛力抽,好几十下以后,在邱氏阴道里射了,趴在她身上休息着。老二老三又赶到筱蕙那里,去轮流她,了她的阴户,又要她趴在小矮桌上,沾着她屄里的淫液,她的菊户,筱蕙肛门未经人弄,痛得直呼「吁!吁!」,都在她体内外射精。匪首瞧着就用手指去抠邱氏肛门,也沾着她屄里的淫液,用龟头去摩那菊户,可惜他射完了精,阴茎软耷耷的,邱氏免了被鸡奸的恶运。

  这样三人受男女四匪奸淫侮弄了大半夜,四匪正困倦欲睡,却已到感心烦口渴,原来老鼠药力渐渐发作。这时听见远处人声喧哗,女匪耳尖,立刻说「官兵追到,赶快穿衣逃走」,下床先拿起了一把匕首,对着邱氏与古雄心口各刺一刀,邱氏与古雄未及出声,只是喉咙「咳!咳!」,眼睛反白,均已毙命。女匪向老三叫说「不留活口,快逃走」,匪首、老二,提着放搜括所得钱财之布囊,女匪随着,老三匕首刺筱蕙一刀,听她「咳!咳!」之声音,不及回头查看,跟着鱼贯跑出大门。因官兵人声,来自东厢房外墙,他们朝西快步逃走。

  片刻官兵已到,由一位捕头,率领七名捕快,五名衙役组成之缉匪队。他们循着乡间田埂泥路上的四双脚印追捕,追到古宅东厢房边院矮墙外,四双脚印之两双脚印,似乎翻矮墙入院,另外两双沿墙到古宅大门。古宅大门果然开着,开门分头搜索,发现正厅东厢房一片零乱无人,西厢房内三人,床上男女二人仰卧,刀刺心口要害大量流血,已经气绝身亡,阴部都有混合淫液,就用布盖好等衙内忤作验尸。

  趴在小矮桌上的女人也是全身,刀刺背心却偏至胁下,摸着尚有气息,赶忙替她披衣急救。捕头分派七名捕快,继续循着四双脚印追捕,三名衙役,留在古宅照顾活着的筱蕙,自己率领二名衙役,赶回县衙,报告知县决定,是由知县亲自率人前来,或由忤作验尸,以便据此审定人命大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