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Q群里骚货多
Q群里骚货多


认识陈静是在一个公益活动的QQ群里,因为我参加活动比较活跃,在群里也很有人缘,虽然都知道我已婚,但依然有几个女生仰慕我。她也是其中之一,虽然在群里潜水,但和我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私聊着。聊了几个月之后,要约我见面,第一次见面只是简单的吃饭。

  车停好后,发了短信,过了一会,一个穿着长碎花裙的女孩走了过来,虽然个子不算高,但身材匀称,齐肩的短发,胸不算大,乳沟不深,但是面容清秀,带点妖娆,还有种女强人的威严范儿。不过笑起来很好看。现在想起来,有一点像范冰冰。

  起初的几次约会都是一起吃点东西,扯扯家常,当时她还单身,我们也没有超越普通朋友范畴。后来她处了男朋友,我们联系就变少了,但是她男朋友总出差,经常自己一个人在家。她由于身体健康原因,一直在看病吃药,也没工作,所以对我有更多的依赖,吃饭也要叫我,逛街也要叫我,就算没什么事也让我去她家坐一会聊聊天。

  我是24小时轮休,下了夜班之后,有一整天的时间,虽然有一份兼职,但可以自由选择去或者不去,只要陈静叫我,我就随便找个理由跟兼职的公司搪塞过去了。

  有一次去她家聊了一会天,因为工作累,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困意席卷,不知不觉睡着了,睡醒后发现她正在床边换衣服,一个T恤,刚刚从头上套进去,两个乳房完整的暴露在我眼前,不大,但很圆,很挺,乳头和乳晕的颜色偏深,乳头也不大,很小巧。她住的出租屋面积比较小,只有一张大床,一张饭桌,一个柜子。我们就坐在床上聊天,挨得很近,能闻到她淡淡的体香,眼睛一直瞄着她T恤上的凸起,一个齐B小短裤,看不到内裤的轮廓,应该是也没穿内裤。临走时要我晚上弄完兼职的工作再回去找她,想一起去小剧场看二人转。

  晚上如约去了她家,门打开,上身衣服已经换好,穿了胸罩,下身还是居家短裤,我站在厨房等她换完裤子才进屋。陈静尴尬的跟我说肚子胖了,原来的牛仔裤提不上了,我弯腰帮她系扣子,确实很紧,我就把拉链拉开,露出了红色的蕾丝内裤,又把牛仔裤褪到了膝盖位置,这次看的更清楚,还有几根毛露在外面,当时看的血往上涌,也忘了再帮她提回去,她没出声,也没阻拦我。看了几秒钟,才想起把她裤子重新提上去,拉上拉链,用力把扣子系上了。并开玩笑的对她说,胖了,该换裤子了,她说一会去夜市正好买两个新的。

  到夜市吃完晚饭,开始闲逛,在摊位上挑适合的衣裤,没有试衣间,只能用一块布遮着,摊位老板还对她说:让你老公帮你举着点,你在这后面换就行。我俩都笑笑没解释。逛了几个摊位,选了几件合适的衣裤,我帮她付账,之后就去了小剧场。东北小剧场里的二人转不像电视上那么无聊,有说有唱也有逗,特别是低俗的黄色笑话,笑的剧场里的人前仰合后,我是第一次看这种东西,她说之前经常有朋友带她来,现在朋友各奔东西,只有我陪她看了。

  回到她家已很晚,但为了小心起见,我们还是分开了很远的距离,先后进的楼道,进屋后洗了澡,坐床上看会电视就熄灯睡了,她又换回了居家T恤和小短裤,我只穿了内裤。各怀心事的躺在那里,过了一会她转过身面向我侧躺,手悄悄搭在我裤裆上,隔着内裤轻轻摸了起来。那种轻柔的感觉和我老婆摸我完全不一样,我老婆摸我是因为她想做,想把我弄硬了让我插她,手没那么温柔,摸得也并不舒服。被陈静那么一摸,我瞬间就充血了,把内裤顶的老高,她还是不紧不慢的摸,隔着内裤握住我的肉棒慢慢套弄,玩了一会她又把我内裤脱下一半,直接玩弄我的肉棒了,一会揉,一会上下撸,一会摸蛋蛋。

  我当时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对她下手,就把手放在她肚子上,她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往她胸上拽,然后松开了。我就顺着她的意思开始摸她的胸,看着不大,摸着也不大,一只手完全能握住,但是很有弹性,小小的乳头碰了几下就立起来,我用手指在她乳头上反复弹,只是这样的刺激她就已经急喘起来,偶尔还伴随着轻微的哼声。

  我不知道她愿意让我弄到什么程度,也不敢贸然脱她的衣服,只能维持着手伸进衣服里去抚摸她两边奶子的情况。她稍微用力捏我的肉棒,我就用力捏她的乳头,她掰我的肉棒,我就抓紧她整个乳房,两个人较着劲的互相摸,随着她呼吸越来越重,哼声也变的清楚,手开始不停地上下套弄我的阴茎,帮我撸管。

  我被刺激的强忍着射精,把她的T恤完全掀起来到锁骨位置,把头凑过去含着她一边的乳房,手抓着另一边乳房,时而用舌头在上面画圈圈,时而裹着乳头往起拉,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拨弄乳头,或者捏挤整个乳房。她哼声越来越大,撸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我忍不住射了,一部分射在她手上,还有一些掉到我自己的大腿上和床单上。

  说实话老婆经常在家给我口交,但像这样被女人撸管射出来的经历还是第一次。

  我的小弟弟软趴趴的歪在那里,我也累的躺下了,不是射精累,是弯着腰侧着身玩她乳房,累的腰疼。

  她还戏谑的对我说:你射啦。我没回她,她便起身去厕所洗了手,带些纸回来温柔的擦掉我身上的和床上的精液,弄完后又躺到我身边,头枕在我臂弯里,手放在我软趴趴的肉棒上,我们没在说一句话,相拥着入眠。

  这是我和陈静第一次真正的亲密接触,之前只是牵过手,她也亲过我脸,但都没有像那晚一样抚摸到彼此的肉体。由于她家离我单位比较远,隔了一座城(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有各种理由不回家,因为家离单位很远,我经常因为太累或者忙就不回去了,我老婆也习以为常。),所以为了赶时间,第二天早起天还没亮我就走了,我走的时候她还在睡梦中。

  有一天下班正好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说她男朋友又出差了,家里电视柜的柜门掉了,她自己不会弄,问我有没有空,我笑她太笨,这种事也要找人,她撒娇的说我是万能工,不找我找谁。

  她家有工具,我在楼下五金买了点螺丝上去,刚进门她就笑着跟我说:你真是我的救星,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老式的电视柜门很简单,把折页重新拧回到柜体上就大功告成,弄完柜门就吃她亲自包的饺子,为了晚上还有什么激情事,口气影响心情,所以我只沾了点醋。

  像上次一样洗洗涮涮,看会电视睡觉,她手又主动伸过来对我不老实,这次我也胆大了,直接伸进去摸她乳房,因为上次她没让我碰下面,这次我也不敢造次,循序渐进。她一只手玩我的肉棒,我一只手揉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拖着她的头,凑过去和她接吻,期初她有些闪避,当我们把嘴对上,舌头伸进去翻搅时,她彻底放弃躲闪了,舌头和舌头纠缠在一起,唾液混合在一起,只能听见彼此沉重的呼吸声。她摸了一会不过瘾,又往下拽我的内裤,拽掉之后继续把玩我的肉棒,渐渐加快速度的撸,有了上次经验,这次我把她按住了,对她说:你再这么用力撸,我又该射了。她小声说:那我轻点。

  我们的舌头再次纠缠在一起,亲了一会我顺着她的下巴,脖子,一直往下亲,她的手始终没离开过我的肉棒。我把她的T恤往上拽,她微微欠起身,T恤轻松脱掉。我用嘴含住她右边的乳房,手握住她左边的乳房,同时展开进攻,逐渐加重允吸和揉捏的力道,还抓住她的乳头狠狠往起揪,她也由粗重的喘息声变为娇喘,呻吟,抓住我肉棒的手也加快了频率。我松开了玩她左乳的手,慢慢往下身探去,手指碰到密密的丛林,心情特别激动,继续往下伸进短裤里,终于探到了她的肉缝,她双腿合并的很紧,我只能一根手指碰到小穴,我不死心,一边用手指戳她的肉缝,一边用力往双腿里伸。

  她慢慢放弃抵抗,双腿渐渐打开,我终于能把整只手放在阴户上面,这时我才注意她虽然整体身材匀称,但大腿根的肉多,就算张开双腿,肉也把小穴挤的很紧,我继续一根手指在她肉缝中间反复戳,手掌在阴户上摩擦,她的淫水慢慢沾湿了我的掌心,呻吟声变大。我趁热打铁,脱她的内裤,她没动,我继续用力往下拽,感觉得出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稍稍抬起屁股,内裤也被我顺利脱掉了。我又把她双腿分开,手指轻易找到穴口,慢慢往里进,她啊了一声,用空着的那只手抓住我的手,我没理她,继续往里进,整根手指没入了她的淫穴,开始活塞运动,不停抽插,她抓着我的手也慢慢松开,呻吟声变成了啊啊的叫床声:“:啊,啊,老公,老公。”我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快速并且用力的抽插,她的叫床声越来越大,不停的喊:“老公,老公,我要,我要”。玩我肉棒的手也更用力的撸,我感觉自己又要射,赶紧按住她的手,她也同时得到了缓解。

  她突然起身把我脱了一半的内裤全脱掉,下床去电视柜里不知道找什么,我躺在床上,下身的肉棒直直的立在那,过了十几秒钟,她回到床上,黑夜中听到包装被撕开的声音,接着就是被滑滑的有松紧的膜从龟头套了进去,我知道她在给我带避孕套。戴好套,她转身躺了下来,我自然的翻过去压在她身上,再次舌吻,她抓着我肉棒,往她的穴口送,我却并不着急,顺着她的唇慢慢往下亲,又停留在乳房上,允吸,画圈,用牙齿轻轻咬住乳头,慢慢拽起来,又松开让它弹回去。她娇喘着对我说:“进来。”

  我没理她,接着往下亲,舌头滑过茂密的丛林,最后停留在她阴唇上方的凸起的肉粒上,用舌头不停地挑逗,她胯骨的肉确实多,就算双腿分的很开,还是感觉夹头。我舔完阴蒂继续舔肉缝,舌头往穴里送,房间里回响着我舔她肉穴发出的叽叽的淫水声。她抓着我的头,对我说:“别闹了,我要”我不理她,继续舔,其实我的舌头也酸了,但好饭不怕晚,我想等她被淫欲冲昏头脑的时候再进攻。过了一会她又说道:“老公,我爱你,我要,给我……”

  我感觉时机成熟,提着我的胯下之枪准备上膛,尴尬的发现我找不到路了,她迫不及待,抓着我的肉棒对准洞口,我用力一挺,因为淫水润滑的缘故,毫不费力的直冲到底。瞬间感到肉棒被紧紧的包裹住,有种马上就要射的冲动,真的太紧了,在她之前虽然也经历过几个女人,都没遇到过这么紧的,不知道她男朋友平时怎么受得了她。

  整根插到底,她啊的一声惨叫,说:你太用力了。

  我说:怪我?你下面那么多水,那么滑。

  她捶了我一下,说:这老房子不隔音,被人听到不好。

  我没说话,只是吻她,肉棒慢慢熟悉了小穴的包裹感,才开始缓缓动起来。刚开始抽动,她就又叫出声来。我一边慢慢的抽动,一边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然后速度渐渐加快。她也从断断续续的叫床和呻吟声变成了只剩下叫床声。平时听过她和男朋友对话,声音很凶恶,嗓门也比较粗,和我说话就非常温柔,带点娇滴滴,此刻的叫床声,用娇滴滴已经无法形容了,特别是每次啊的一声,都速酥到骨头里,每叫一声,都让我离射精更进一步。

  好不容易得偿夙愿,怎么能轻易缴械投降,我尽量屏蔽陈静的叫床声对我的刺激,专心控制胯下之物,逐渐习惯匀速的抽插。又试着调整深浅力度,慢慢拔出整根肉棒,只留龟头刚好抵住洞口,又以大力度猛然插进。

  “啊!老公你轻点。啊,轻点。”陈静双臂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双腿夹着我腰,我每次用力地插入,她双腿都慢慢松懈,过一会再次夹住我,又再次松开。也不管是不是会被邻居听到,只是放肆的叫着。我倒是比她担心叫床声被听到,扛起她双腿,搭到我肩膀上,双手放平,只用小臂撑住身体,低头恰好能吻住她的嘴。

  此刻的陈静整个身体被我压成了V字型,我调整好姿势,压住她的嘴,下身大力的抽插,每次都整根拔出又整根插入。“唔,唔”陈静的嘴被我用嘴堵住,发不出太大的叫声,我也更加放心的用力插入,从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抽插,变成轻重不同且节奏不同的抽插。陈静的叫声也跟随着我的轻重深浅变化不同,渐渐的我淫心大起,也不在乎是否会被领居听到,就是想尽情地听她淫荡的叫声,便离开她的嘴,用尽全身力气插入,听她带着哭腔的叫声:“啊……啊……老公,我不行了……啊,你轻……啊,轻点,老公……啊,你轻点”

  “爱我吗,老婆”

  “爱你,老公,啊……别这么……啊,太用力,啊……老公,邻居会……啊,会……啊”

  “邻居怎么了?”我一边问,一边更用力的干着,其实这个姿势非常容易射,但陈静淫荡的样子太诱人,再加上上次被她调戏的屈辱,我此次是有备而来,必报此仇。

  “邻居会听到啦……啊……啊……”

  “你俩平时做爱不叫床吗?”

  “叫……啊……但没这么……啊,用力,啊……”

  “喜欢我这么干你吗?”

  “喜欢,啊……,老公,怎么干我都……啊,啊,都喜欢……啊”

  再用这个力度干下去我就真要射了,赶快减轻力度,降慢速度,从整根插入变为在穴里抽动,趴在耳边吻她:“用了家里的套,他不问吗”

  “套都是我买的,他不知道盒子里有多少”

  我又问她:上次怎么不让我摸下面?

  她说:“讨厌,上次我来事了啊。”

  “那你还调戏我?”我又用力干了几下

  “啊……就是来事,特别想,就想摸摸你,没想到还把你摸射了”

  “小妖精,谁让你那么迷人,小手那么会摸”我一边说着,一边用牙齿轻轻咬她乳头,左右磨。

  “啊,老公,别咬,疼。”

  “爱老公吗?”

  “爱老公,最爱老公。”

  “以后只爱我一个,我的好老婆。”

  “嗯……嗯……以后只爱老公……啊!”

  我又狠狠插了几十下,拔出来让她转过身,从后面扶住她的大屁股,大腿根肉多,屁股肉也多,和匀称较小的身材有明显反差,但是我喜欢,对准洞口插了进去,用老汉推车的姿势继续插,每插一下都会因撞击屁股发出啪啪声。我又双手握住她两个乳房,用力揉捏,安静的屋里回荡着啪啪声和她带着哭腔的叫床声。

  “嗯……嗯……啊!轻点……啊,疼。”

  不知不觉陈静的淫水越来越多,不停顺着双腿往下流,还弄湿了我撞击她身体的部分,咕叽咕叽的水声显得特别淫荡,我卖力的抽插,双手也不停揉捏她的双乳。

  “啊……啊……老公,我不行了……我累。”陈静嘴上这么说,下身确实不停地配合我的动作,甚至屁股主动往后拱。

  我把她扶起来,转过身坐在我身上,互相搂在一起,深情的舌吻,她自己在我身上前后扭动,肉棒感受到截然不同的挤压感和包裹感,真的太紧了,我坚持了一会便把她推倒在床上,拔出来稍事缓解。她问我怎么不做了,我没答话,亲了她一下,偷偷把避孕套摘掉,在洞口摩挲了一阵,借着泛滥的淫水很轻易的滑进去,她满足的啊了一声。

  插了一会,陈静突然问我:“老公,怎么感觉和刚才不一样?”

  我说:“我刚才把套摘了,带着套感受不到你小穴的美好。”

  她说:“你讨厌,一会小心别射里面。”然后又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

  月光照在床上,她害羞的闭着眼睛,樱唇微张,销魂的叫声就是从这性感的嘴里发出的,本就不算大的双乳,平躺时显得更小,但很有弹性,随着我的撞击有节奏的晃动。下体因为没有套的作用,摩擦感更强烈,继续插了十几分钟后,我已经控制不住,也不想再控制了。趴在陈静身上,用力分开她的双腿,使出所有力气用最快的速度抽插。

  “啊……啊……啊……老公……啊……我受不了……啊,你轻点”陈静原本紧抓着我后背的手又松开去抓着身边的被角,淫叫不断,一声大过一声,因为我的头就挨着她的头,她的叫声在耳边更刺激我卖力的抽插。

  “啊……啊……你……是不是要射了……啊。”

  此刻的我正使出浑身解数干身下的女人,狠狠的喘着粗气,哪还有力气回答她。

  “老公,你……啊……不要射里……面……啊……”

  响亮的啪啪声,淫荡的叫声,还有我的低吼声交杂在一起,又抽插了几十下,伴随着陈静最后一声高亢的浪叫,我也终于射精了,一个多月没回家,攒了一个多月的精液全数射进她的身体里,意犹未尽的在她体内又冲撞了几下,阳具完全变软后拔了出来,转身躺在了她边。

  陈静也累的瘫在那里不动,喘了很久才扭头对我说:“不是说别射里面,你怎么还射里了。”

  “那么刺激,我也控制不住啊,你太迷人了,我第一次遇到你这么紧的。”

  “什么,第一次?你以前还遇到过几个女人?说!”陈静微怒的捶了我一下。

  我发觉自己失言了,赶快解释说:“除了你就是我老婆啊,还有前女友,没别人了。”

  她半信半疑的说:“真的?你有别的女人我不管,但你不能骗我。”

  我深深地吻了她一下,说:“我只有你,以后也只有你。”

  她起床用纸擦干净身下流出来的我的精液和她淫液的混合物,又帮我擦净,躺下和我相拥入眠。

  有了第一次,之后我们做爱越来越频繁,只要她老公出差,她就叫我去她家,她老公也知道有我这个朋友,但没想到我这个朋友已经上了他老婆。由于我老婆回娘家养胎,我自己的房子空着,陈静住的地方离我家特别近,所以他们偶尔带衣服被褥去我那里洗,有时候要洗的东西少,就是陈静自己去,洗衣服的时候就在我家做爱,有几次天黑后还在我家阳台站着用后入式,阳台是落地玻璃,对面楼还有人偷看,感觉特别刺激。

  后来她结婚了,我的孩子也大了,虽然时常联系,但很少在一起了,不过只要再见面还是会亲热一会,在车里也互相摸,每次摸她下面都是那么紧,真是人间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