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回味无穷的周末
回味无穷的周末
“又是疯狂加班的一天”,我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咔吧作响的颈项。周围几个准备下班的同事,或幸灾乐祸,或同情怜悯地随口安慰了我几句。

  “都怪那个老女人,这任务分配是怎么回事?”我嘴里嘀咕着。我心中愤恨的老女人白瑜慧,是我们营销部门的主管,也就是我们部长。她36岁据说还是单身,每天黑着个脸,像是全世界欠她几百万一样。对自己和他人都很严格,所以我们部门自从她领导以来,业绩一直都是步步高升。

  老板很喜欢他,部员则相反,尤其是我。

  我平时工作就属于“创造型”,不是那种埋头苦干的类型,白瑜慧那种一丝不苟的性格很不对我的路,反过来说,我也是很不对她的胃口。要不是看在我在公司资历老,估计早就被她开除了。不过这个老女人也有她的办法。、我现在除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老业务之外,还要负责公司的文件整理,这一块以前都是公司新员工来处理的。现在白瑜慧则安排我专门负责,虽然的确公司效率提升了,但是我被穿小鞋这种状态,部门里算是无人不知了。

  我今年也是36岁,与白瑜慧同年,一直在这家公司任职也快15个年头了,从没有被这样欺负过。估计白瑜慧也是想用这种方法让我自动辞职。

  “陈宇荣,又在偷懒吗?嘉禾公司的单处理完了没有?没有处理完不许下班!”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到,我转头看去,白瑜慧不知何时走到了我的身后。她175cm的身高不比我矮多少,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装配高跟皮鞋显得特别有压迫感。

  “部长放心,我今天一定处理完!”我由于某些原因和老婆正在冷战,老实说也不太想很早回去,不过被白瑜慧这个老女人当众这样说,我面子上还是挺挂不住的,当然,嘴上还是硬不起来。好汉不吃眼前亏,别让我陈某人抓到你的把柄!

  看着白瑜慧踏着噔噔噔的高跟脚步声离去,我脸上挂着笑,心里恨得牙疼。

  晚上8:30,我出现了在公司门口。不是因为我刚刚做完,我的工作加班到7点就已经处理完了,刚才吃了个晚饭后才想起大客户嘉禾公司的一份文件还没有调整并打印,想起白瑜慧那骂人的嘴脸,我赶紧跑回了公司,尽量赶在今天内做完任务。毕竟我也不想明天周日过来处理。

  来到公司的楼层,我忽然发现还有灯亮着,好像是部门的办公室!为了不让白瑜慧发现并再次被她鄙视,我轻手轻脚地进入了部室。偷偷处理完文件之后,我正准备离开,突然想看看白瑜慧这么晚在做什么。这个想法一出现,就根本无法在我脑海中停止,我偷偷地推开了部长办公室的窗口。

  我惊呆了。

  白瑜慧,那个高冷严肃的女强人,正在用按摩棒自慰!只见她黑色膝上套裙已经卷到腰间,一只穿着高跟鞋和黑丝套袜的美腿抬在桌面上,另外一脚着地,胸前衣服大开,一手揉搓着巨乳,一手用按摩棒插着肉穴。

  或许因为我的偏见,或者是白瑜慧的泼辣,我从没有从一个男性的角度看待过她。只见她超过1.1m的丰腴长腿,在高级黑丝袜的包裹下,显得异常性感,胸前的硕大至少有36D,也不知道我从前是不是瞎了眼,居然从没有注意过。我又兴奋得看了一会儿,发现白瑜慧的套袜居然是开档的,难怪可以不脱丝袜就自慰。“真是个淫荡的婊子!”我心中恶狠狠地想着。

  白瑜慧长相英气逼人,戴着一副高档无框眼镜,乌黑的直发过肩而下,平时严肃时候非常有压迫感,现在只见她满面春潮,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让男人的征服欲猛然窜起。白瑜慧早已是成熟妇人,全身上下该有肉的地方都有肉,从大腿,腰腹的曲线看来平时也没少运动。一身美肉在丰满与结实之间找到了完美的契合点。我早已看得热血沸腾,没想过刁钻恶毒的白部门居然还有这么极品的身体。

  我早已看得肉棒硬如钢铁,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

  白瑜慧的自慰慢慢到了尾声,只见她右手抽插速度猛增,嘴里再也抑制不住呻吟声,嗯嗯啊啊的声音不断从营销部长办公室传出,突然只见她全身一抖,双手无力放下,任由自慰棒夹在肉穴之中,呻吟也变成了轻轻的喘气声,闭上双眼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这时候早已等候多时的我,突然推门进入,并用早就准备就绪的手机对着白瑜慧猛拍。白瑜慧刚刚高潮完,正是全身乏力,头脑不清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我被我一路从门口拍到她面前,她裸露的巨乳,翘在桌子上的美腿都,绯红而惊愕的表情,全都被我拍在了手机里。

  “啊!你在干什么!陈宇荣你疯了吗!”经过初时的惊讶,白瑜慧破口大骂。

  我被她这么一骂,习惯性得哆嗦了一下。心中大骂我自己无能,然后冲白瑜慧冷笑道:“白部长,好兴致啊,原来平时经常加班的你是在公司做些这样的事啊,不知道那些信任你的领导看到了会怎么样呢。”

  谁知更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白瑜慧稍微愣了愣,就开始了冷笑,并且慢条斯理地扣起了白衬衣并穿上了黑色职业小外套。她说“你以为我没有想过这种情况么?陈宇荣虽然没想到是你这种人渣偷看了,但我岂会被你这种老鼠的不如的东西威胁,你如果胆敢透露出去,我就告你强奸,反正我单身一个人,你呢?有家庭,有孩子的吧?到时候不管真假,你如何跟你家人解释,我大不了换个地方工作,反正我也就来了这里3年,你呢?”

  我有点愣住了,实在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白瑜慧还会如此冷静地分析事态情况,并且谋求自己的最大利益,好厉害的女人。虽然她不知道我和我老婆在冷战,但是的确是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了,说不定会影响到我的家庭。

  白瑜慧看到我似乎犹豫了,暗暗松了口气,收拾起东西道:“今天的事情你就当从没有发生过,我也不是不能在工作上根据你的辛勤劳动进行一些调整!”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等于在暗示之前的安排就是明着在整我,我一股子邪火就冒了上来,我呵呵笑道:“白瑜慧,我就告诉你吧,你以为我不敢跟你一拍两散吗,你如果真这么想就直接走出这个办公室试试?1分钟之后老板的微信,甚至公司的微信群里就会收到这几张图片哦,啧啧,白部长得表现简直是职业级的,相信他们会喜欢的。”

  白瑜慧怒道:“陈宇荣!你个垃圾残渣,那我也立刻报警告你强奸未遂,一起共归于尽!”

  老实说我并不想和白瑜慧鱼死网破,我只是想站些便宜,好歹在我的威胁之下,白瑜慧终究是没敢走出办公室,我看她气呼呼的喘气,那对重新包裹好的巨乳上下起伏,诱惑无比。我又生出了个大胆的想法。

  我笑道:“那这样白部长,刚才我在门口看了那么久,小弟弟算是硬得能破冰了,你想办法帮我解决一下,我们就当没法生过这事,明天你给我调整工作,我就删除了这照片。”

  白瑜慧冷静了下来,似乎是进入了她所擅长的领域“呵呵,你回家之后照片都不知道被拷贝了多少份了,删除有什么用。照片必须今天删除。”

  实在没想到居然进入了一轮讨价还价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了白瑜慧的老板椅上,裤子已经褪了下来,露出了我的大屌,我们两个人的手机都扔在了远处,毕竟我也怕她做到一半突然拍我,而她则死活不会让我再有拍她的机会。

  “说好了就一发啊,赶紧出完走了,今天真倒霉。”白瑜慧毕竟是个女人,骂骂咧咧之下还是非常害羞地跪在了我两腿之间,单手颤抖着摸上了我的肉棒,开始了上下套弄。我又岂会这么容易放过她,我双手抓住她肩膀将她拉近,在她的尖叫声中一手探入她的白衬衣,进入她的黑色蕾丝胸罩之中。

  “我的天,好大,好软!”我的左手似乎握住了一团棉绒,却又光滑细腻富有弹性。白瑜慧被我揉搓得嗯嗯直叫,手上却也没有放松对我肉棒的攻势,她是个过来人,知道让我揉胸也能更快的使我喷射。

  于是身着全套黑丝黑高跟黑套装的高冷女上司,现在正一面潮红地跪着我的面前,帮我手淫,白衬衫扣子被我解开,一对巨乳正任我揉搓,不停变换着形状。我在享受中逐渐发现,白瑜慧的脸色越来越红,我们这场荒唐的交易似乎正在走向另外一个方向。我渐渐意识到,如果我操作合适的话,可能会得到更多。

  我的肉棒在白瑜慧修长的手指之间不断变大,白瑜慧似乎很焦急,敏感的胸部被不停揉着,可这个可恶的人渣似乎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而自己刚刚熄灭的欲望似乎又要再抬头,不管肉体保养得多好,36岁的欲望的还是深深地埋藏在其中的。

  我正享受着美乳的丰腴,突然只见白瑜慧一咬牙,往前一扑,双手甩开我的大手,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扶着肉棒,我正发呆,突然发现小弟弟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紧致的空间。我立刻反应过来了,白瑜慧居然在给我口。

  白瑜慧似乎发现了只靠手上那点刺激,是奈何不了这个老江湖,与其被揉得身软腿软不力反抗,还不如乘着现在体力好,把握主动权,让他赶紧射出来。

  我扶着白瑜慧的美发,配合着她的节奏不断进入着她的小嘴。听着她呜呜的呻吟,大手重新覆盖上一只饱满的玉兔,我感觉这样真是能射出来。

  白瑜慧似乎发现了什么,更加卖力地口交着,舌头围着我的肉棒舔动。这样干了五分钟之后,我突然立起,双手帮着她的头开始大力抽插起来,白瑜慧的小力的挣扎和呜呜的悲鸣是我最好的春药,最后在侧坐地上无力地承受着我的抽插的小嘴里反复进入了五十几次之后,我终于狠狠地射在了她嘴里。

  强烈的色欲和高冷淫荡女上司的反差表现让我陷入了疯狂,我死死按住了白瑜慧的头不让她吐出我的肉棒,白瑜慧猛烈挣扎着,双手不停拍打我,直到过了10秒左右她似乎开始咬我了我才嘿嘿笑地放开手,看着她吐出来的乳白色液体的量,我明白有部分已经被吞了下去。一种莫名的征服感涌上心头。

  白瑜慧干咳了几声之后,恨恨地看着我,骂道:“人渣,你不得好死!”说完她就小跑向洗手间,估计是要洗嘴。我看着她穿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水蛇身影,我感觉下身又开始了火热,心想:这下可没完了。

  白瑜慧是实打实地吞了部分精液,她洗了五分钟嘴,口水都洗干了也没有觉得洗干净。看着镜子里红潮正在消退的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我,就在这时候悄悄接近。

  即使发呆,白瑜慧也从镜子里先看到了我,她惊呼道:“你个人渣进来干什么!”我冷笑道:“你这个贱人嘴真臭啊,看来吃了一顿还没让你吃够。”我冲上去就从后面抱住了她,右手抓乳,左手撩起套裙摸起了大腿内侧,嘴上也没有闲着,在她白皙粉嫩的颈项亲来吻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潮过的原因,白瑜慧身材高挑,肉感丰满的身体出奇地乏力,除了嘴上骂人不留余地,挣扎的力度相当不足。我占尽了手足便宜,摸得大呼过瘾,白瑜慧则越战越弱,被我摸得气喘吁吁,到最后只剩下娇喘:“人渣??????你不守信用,你???????你说好了一次的。”

  我的肉棒已经快速恢复雄风,哪里还管她说着什么,我双手一用力,就将她掰转身来,对准她丰厚的艳唇就吻了下去。白瑜慧被我摸得淫水连绵,早就无力反抗,被我一吻到底,全身越发酥软,我看她双眼轻闭,全身半倚在我身上我知道时机到了。我开始讲舌头伸进她嘴里,享受她小舌的触感和津液,同时开始往营销部公共办公区移动过去。

  白瑜慧被我吻得天旋地转,我粗暴地将她甩到我自己的办公椅上,才让她慢慢醒过神。她慌忙道:“陈宇荣,你要干嘛?小心我告你强奸啊。”

  我哪里还会信她,我说道:“强奸?到时只怕是通奸吧?你刚才难道不享受吗?”

  “鬼才享受!你个人渣想得美!”这个贱人就是嘴硬。

  我看着白瑜慧迷离又挣扎的眼神,挣扎中露出的白里透红的肌肤,还有迷人淫荡的丝袜美腿,我的下体开始接管我的意识。

  我上去就将她的套裙撩起来,不顾她的挣扎反抗,将她两条美腿架在我的双肩上,让她的黑色蕾丝内裤在连体黑丝袜的开档处裸露出来,我贴上去就是一口猛吸。白瑜慧腰背弓成了一轮弯月,大声呻吟着,一双丰腴大腿死死夹住了我的头。我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沉迷在白瑜慧淫液和女人体香之内不能自拔,我只知道不断地抓乳,揉臀,摸腿,吸阴。

  “不要,啊????????放开我????????额,啊,嗯嗯呜呜????????????”

  白瑜慧渐渐地语无伦次起来,我发现她的双手已经渐渐失去了力气,于是我就着这个体位,双手从她衬衫下摆直接探入,双龙夺珠!直接将她双峰收入掌控,白瑜慧陷入了幻境一般,大腿夹得用力,双手帮我的头固定着方位。

  “啊???????啊????????不要吸,啊???????你不是人????我?????哦????天啊?????”

  突然我感觉白瑜慧大腿如磐石般夹住了我的头,我福至心灵,用力狂舔猛吸。

  “啊?????????????????????我死了????????????死了??????????”在白瑜慧一阵不顾形象地浪叫声中,她狠狠地高潮了一回。

  在她大腿放松瘫软在办公椅上之后,我终于能站起身来,喘着粗气,心想:“这娘们高潮时候大腿还真大力,看来真是单身了很久。”

  “嗯????啊?????哼?????”白瑜慧眼神迷离,语句不清,我乘着她还没缓过劲来,我再次抄起她一双美腿搭载肩上,掏出忍耐多时的大肉棒,向旁边拨开黑蕾丝内裤,猛地就插入了进白瑜慧的肉穴之中。

  一个字,紧。这种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处女,我没有试过处女的感觉,老婆嫁给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其他更早的女朋友也是。感觉肉棒被层层包裹,每一寸空间都完全贴在一起。

  “啊??????禽兽!你这是强奸!救命啊!”巨大肉棒的这一插似乎让这女强人清醒了一下,她开始奋力挣扎,试图推开我。但是她健美肉感的双腿已经被我架了起来,滑轮办公椅也已经抵到了桌边,根本已经退无可退,无路可走。

  我还来不及享受她紧致的肉穴,就差点被她把肉棒挤了出去,我大怒。刚好肉棒被推至穴口,我猛力一插,又是一次全根尽没。

  “啊??????????”随着一声长啸,身下的女人暂停了挣扎。此时的我脑子是空白的,我已经空白了很久了,全是动物能在带动我的身体,我一手抓着白瑜慧的双手按在椅背上,一手扶着她的细腰,开始了一下又一下,惊涛拍浪一般的抽插。

  “唔???????啊??????????额?????????哦!”我前面几十下全是全抽全插,一下强似一下,不是如白瑜慧这样丰满坚强的女人根本承受不住,随着我没下到底的插入,白瑜慧也发出了受伤的动物一般的嘶吼。由于是第二次我格外的持久,疯狂地抽插似乎永无止尽。

  白瑜慧双手被我控制着,大腿和臀部却一直在拼命扭动着,反抗着。这样的反抗毫无效果,但是让我的爽快感呈几何倍数提升。高级黑丝薄如蝉翼,温热腴美的美腿和丰臀随着抽插在移动着,扭曲着,不断地提醒着我身下的猎物是多么有活力和鲜美。

  我彻底地丧失了理智,忘记了我的老婆,忘了我的五岁的小孩,忘了工作,甚至忘了法律。我只知道肉穴的温热,只知道肥臀的丰腴,只知道美乳的鲜嫩。我能保证的就是我每一下抽插都是用尽全力,都是毫无悔恨。

  实在记不清过了多久,我毫无技巧的抽插也快到了终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放开了白瑜慧的双手,她一手轻轻抵着我的汗湿的胸口,一手抓着我在她右胸上肆虐的大手,嘴里早已经没有了最后的矜持。

  “啊????哦??????嗯????????这里太??????啊????干我???啊?????”

  我双手紧紧抓着她的水蛇腰,进入了最后的冲刺。一下又一下的冲击彻底击溃了美上司的防线。“啊啊?????呜呜呜哦????????哦哦哦,我死了我死了,你?????我????死了!”

  突然,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喊道:“不要????啊????射进来,不要????啊。”

  随着最后一击的明显碰触到子宫的触感,我彻底地放射出我的精液,灌满了白瑜慧的整个肉穴。整个射精过程长达十秒。而且这似乎也是白瑜慧的高潮,我们一对办公室仇家,居然在性爱上默契无比,即使是强暴,也能同时达到高潮,连我和我老婆都没有试过。

  我趴在白瑜慧身上喘息着,这样狂暴的性爱我也有好几年没有试过了,肉体上的愉悦是一部分,精神上的愉悦让人太痴迷。

  我慢慢爬起身来,看着白瑜慧半裸的套装,白乳上的红抓痕,肥嫩肉穴中慢慢溢出的白乳液,一种狂乱的美感又窜起我心头。

  我笑骂道:“骚货,多大岁数了,害怕怀孕吗?你怀得了吗!”

  从白瑜慧的肉穴状况来看,她应该性爱经验很少,但是毕竟是成熟女人了,也正在恢复体力。要强的女人边整理衣服边道:“你个垃圾完蛋了,还敢射在我里面,我现在告你强奸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点素质层度连做个强奸犯都不够格。”

  我怒极反笑,老实说刚才并没有想那么多,这女人这个态度让我有点理解为什么36岁了还是单身。就算有人一时瞎了眼迷上了她的身体和她结婚,过几个月也会被骂走的吧。

  我今天彻底放开了,我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来开刀片,说道:“这是你逼我的,跟我来,不然我反正做了强奸犯,也在乎也做个杀人犯。”

  白瑜慧真是个奇怪的女人:“你杀啊,就你这怂样也能杀人?”

  我一把按住她的脖子,呵呵笑道:“我错了,我的确不该杀人,看我毁了你的容!”

  “不要!你杀了我吧!”女人啊,美貌和性命真的就这种差别吗?

  “呵呵,以防你真的报警,现在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你还想干嘛?还没玩够?”

  “贱人,你管那么多!走!”

  我胁迫着白瑜慧来到了附近一家快捷酒店,开了房。

  被我推进房间的白瑜慧,瑟瑟发抖着道:“你还没有来够?你?????你已经来了两次了。”

  “两次哪里够?这间房我已经订到了明晚!白部长你可要好好陪陪我啊”

  “啊~~~~你干嘛!”

  我冲上前去故技重施,把白瑜慧按在床上,骑在她的腰上,单手按住她的双手,不断亵玩着她一对饱满的双峰,和细嫩的肌肤。初时她一对蹬着黑色高跟皮鞋的双脚还在不断踢动着,嘴唇也躲闪着我的亲吻。但是我毫不担心,时间有的是。果然,过了10分钟,我不但吸允着白瑜慧的香舌,她饱满的巨乳也被我摸了个遍。又亲亲摸摸了10分钟,这个肉感美女再次软倒在我面前。

  谁知她这时说了句很土的话“你只能得到我的人而已。”

  我被她逗乐了:“我要你的人就够了。”

  说完我就掏出了坚挺的肉棒,开始脱白瑜慧的衣服,她早已无比反抗,嘴上却一直骂骂咧咧的。我最后留给她一条内裤,一条开档黑丝和一双高跟鞋,眼镜我都没用留下。我脱下领带给白瑜慧的双手打了个结。然后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跪在床上,在她惊慌的叫喊中,从后面进入了她。

  从后面进入更深更紧,并且有种神秘的征服感,让男人爱不释手的体位。从后面看白瑜慧,胸部大得能看到侧乳,而芊芊细腰和圆滚肥臀又形成惊人的对比,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白瑜慧每天的穿着都是不显身材的了,她这身材足以让她无视她其他的一切,能力或者品德。

  我先是双手抓着她的腰,一顿猛干。很是让她叫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了九浅一深的技术性抽插,毕竟是第二次干她了,没有了刚才的癫狂,可以慢慢享受身下的美肉。并不是说这样比刚才的操干更舒服,两种是不一样的享受。

  白瑜慧是挣脱不了我的魔掌了:“啊???????哦???????你????不是人???????啊????嗯????”从她的叫声来看,已经慢慢从怒骂到婉转呻吟,我更是自得,当时一手抓腰,一手扶臀,肉棒左冲右突,彻底占有了身下的美人。

  我观察了一下白瑜慧肥臀的挺翘程度,居然是我所干过女人里面最翘的。我又操了几下之后,一把把她推到在床上,我又把她的双手绑在身后,让她平躺着,从背后怒操她的肥厚肉穴。只有挺翘的肥臀才能使用到这样的体位,丰腴的美臀在我的蛮力冲击下变形,在我力尽后又将我弹开。我发现这点后,更加大力暴操她的美臀,果然反弹的力量也变强了,“这真是完美的性爱伴侣啊!”我不禁心想。

  白瑜慧似乎也沉迷在美妙的性爱当中“嗯嗯?????用力?????啊啊??????干我??????”。白瑜慧的趴着的黑丝美腿时而翘起,时而岔开,我看出了她的心态。我将她翻过身来,双手扔垫在背后,我一手分腿一手捏乳,正面暴干起了我的女部长。

  “哦哦????好棒????你个人渣????不要????停????啊?????”

  我有点明白了这个骚货是喜欢强力猛干的,我却是不能让她如愿。我暴干了她几十下之后,我自己盘腿坐起,将白瑜慧用老树盘根的姿势坐在我身上。只见她双腿夹着我的腰,双手绑在身后,除了上下动之外,根本毫无办法。

  只见我一口咬住一个奶头猛吸,一手抓住另外一个奶球,另一手控制住美部长的纤腰用以固定她的动作,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

  正如我判断的一样,白瑜慧除了扭动躯干让我享用以外,根本毫无办法,我时而大口吸乳,时而用力揉搓,有时双手抓腰大力抽插几下,有时又按住她的头亲吻。

  白瑜慧175cm的身高穿起高跟鞋比我还高,用这个姿势干起来,我享尽了艳福。突然白瑜慧一口咬着我的肩膀嗯嗯直叫,这点疼痛我毫不在意,反而一把抓住细腰疯狂抛坠着身上美肉娘。没两下,白瑜慧就松口仰头长叫着:“啊????啊?????干死我了,我不行了,要死了???啊?????”在白瑜慧淫荡我的叫声中,又迎来了一次她的高潮。我起身把白瑜慧按在床上用紧贴的正常位六浅一深地慢慢操干着她,过了一会儿,白瑜慧又开始浪叫了,双腿也开始恢复了力气。

  我一看,一手搂腰,一手抱臀,走下了床,白瑜慧健美有肉的双腿紧紧缠抱着我,我用我的大肉棒支撑着白瑜慧绝大部分体重。

  “哦??????啊??????好深啊?????别干了????轻点??????”

  “这种操法似乎让白瑜慧特别兴奋呢。”我心想。于是我开始在房间内走动,随着走动的频率,我有节奏地三浅一深操干,双手摸遍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没两下美部长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全身乏力的高挑美人我可抱操不动,我扶着她进了洗浴间,在浴缸里用后背位又要了她一次。在马桶上抓着她的一对足裸正面操干然后射了一次。

  之后我把她抱上了床,服下钱包里放着的一颗蓝色小药丸,在十五分钟之后再次从正面进入了白瑜慧。

  美人儿这时候只能不断哀叹,早已经无力谩骂。

  第二天睡醒时,我数了数,后来我自己在沙发上射了她一发,把她脱干干净净在地毯上按着来了一发,解开了她双手让她按着梳妆台从背后一起高潮了一发。最后无力的白瑜慧平躺着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我在正面如同操尸体一样射了最后一发,之后就将就着睡了。

  醒后我看到白瑜慧闭着双眼,但是睫毛却在抖动,我心中有了主意。我开始摸乳掏阴,亲吻嘴唇,白瑜慧不敢醒来。我见状哈哈一笑,肉棒竟然在肥穴中硬了起来!这时候白瑜慧装不了,凶巴巴地睁开眼睛瞪着我,只不过她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一点威慑力没有。我直接正面开始干她,白瑜慧似乎也知道反抗已经没用了,开始默默配合享受,只不过,每次我骂她贱人,她也要反骂我渣碎,老实说,我骂不过她。

  “啊????哦??????你就这点力气吗???????没吃饭吗?”

  时间到了周日晚上,我点了个外卖送过来,我们一直没有出门中午要了外卖之后,我让白瑜慧正面贴着门,全身只穿高跟鞋,背操了一次狠的。然后又让她穿戴整齐,只是拔掉了内衣裤,戴着眼镜绑好头发,我们面对面正面干了一次。穿着高跟鞋的白瑜慧果真比我高点,我抬起她一条腿干着有点累,她还嗤笑了一声,我大怒之下把她按在地方又是一浓浆内射。

  现在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射了多少了次了,白瑜慧似乎也高潮了无数次,什么体位我们都用尽了。但是她还在挑衅我。现在她正一腿站立,一腿被我从后面提着,双手支撑在化妆台被我狠操,我也早已经没有技巧,只想彻底征服这个女人。

  女人似乎没有想到我干了她一天了还有如此精力。在100下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语言,只剩下哼哼唧唧的呻吟,200下的时候,她求我换条腿提着,她一只右腿没有力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多少下了,白瑜慧跪在地上,头和手无力地摊着,只有臀部仍然被我抓着高高翘着,被我猛干。她喉咙似乎也沙哑了。

  我最后用力抓住她的肉臀再里面射了这周末的第N发。然后彻底倒在她的美背上。

  我是凌晨醒来了,那时候白瑜慧已经走了,那个贱人居然没有拿走我的钱包手机,只是带走了她的东西。我点了根烟抽了起来,这样的女人是我人生中遇到过的床上最佳伴侣。估计她冷静下来还是会报警,我的人生可能也会毁于一旦,但是我做过的事情已经没法反悔。我只能开始回味我用不知道多少年监狱时光换来的美好的一个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