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变态游戏
变态游戏
望月安奈是一位女教师,有一个弟弟叫明秀,由於父亲常不在家中,因此……

  先回到家的明秀,在二楼的房里等待安奈回来,可是等到晚饭时间也没有见到安奈回来。

  「加纪,姐姐呢?」吃饭时装出毫不在意地问。

  「听说大小姐今天要晚一点回来,听说有杜团的活动。」

  明秀的心里想∶「她是在躲避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快到十一点时安奈回到家里,在客厅看书的父亲良夫说∶「你回来啦,加纪要我告诉你洗澡水还是热的。」

  「对不起,爸爸,我回来晚了。」

  「你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不会责备你。我要睡了,你要把灯关好。」

  明秀站在楼梯中间偷看这种情形,等待安奈走进浴室悄悄地走下楼。

  推开门时,她脱下的衣服已经放在篮子里,安奈在乌玻璃的门里的。

  明秀脱下衣服就打开乌玻璃的门走进去。

  安奈正背对着门,搅动浴缸里的水,从腋下看到丰满的乳房和挺起的雪白圆润屁股,明秀的肉棍已经膨胀起来。

  「你回来的真晚。」

  说着把手放安奈的肩上,这时安奈的身体颤一下急忙回头。

  「明秀……」看他的脸,然后又看挺起的肉棍,急忙移转视线。

  「我想和你一起洗澡。」

  「不行……如果爸爸知道……」

  明秀猛然捉住她的头发连续两个耳光。

  脸的疼痛使她张开嘴说不出话来。

  「不想让老头知道就乖乖听我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记耳光。

  「为什么不回答!」

  「知道了。」眼楮含着泪。

  「姐姐,这样很可爱。」

  坚硬的肉棍捅到她的鼻子。

  「快来舔。」

  安奈好像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把龟头含在嘴里。

  中午在补校的教室里射精过,可是年轻的肉棍好像不知疲劳地在她嘴里更膨胀。  对明秀而言任何专业的泡沫女郎,都不如明秀这种犹豫的、生疏的舌头动作会带来更大刺激。

  「好了。」快要射精前停止,「姐姐站起来。」

  安奈站起来时,明秀在海棉抹上香皂。

  「你还没有洗吧,今天我帮你洗。」

  「我自己会洗。」还没有说完,明秀的拳头已经打在她的肚子上,那是毫不留情的一击。

  安奈抱住肚子弯下身体。

  「你不乖乖听话,还有更痛的。」抓住她的头发拉起脸。

  「你不要粗暴。」

  这时候又挨了一记耳光。

  「多少有一点效果了吗?」

  「饶了我吧!」忍不住蹲在地上恳求。

  「那么,你要请求说,请给我洗身体。」

  安奈的手扶在浴缸边说∶「请给我洗身体吧。」

  照他的话做时,明秀用海棉从安奈的手臂开始洗,对美丽的双乳洗得特别仔细。

  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来从脚尖开始洗修长的腿,从脚踝到膝盖,然后到健康丰满的大腿。

  尤其是从背后向上看,在大腿上面的圆润屁股,美得让他窒息。对明秀来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安奈。

  这样忍不住叫一声把脸靠在安奈雪白大腿上。

  (太美丽了!)

  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觉得用海棉洗太可惜了。

  用舌头、嘴唇在富有弹性的大腿上舔,把脸靠在充满弹性的屁股上,舌头伸向那里的浅沟。

  「把腿分开大一点。」

  「啊……饶了我吧!」安奈用双手捂住脸。

  可是明秀不理会她的要求,钻进修长的双腿间,嘴唇压在大学女生粉红色的阴唇上。用手指轻轻拨开,在那里的粘膜的每一部份仔细地舔,不知道是过份的兴奋还是尝悦,明秀的舌头深深进入安奈体内的同时流下眼泪。

  安奈的肩在颤抖,但还是在磁砖的地上采取四脚着地的姿势,屁股对着明秀。

  只是看到雪白丰满高挺的屁股,明秀已经失去理智。

  很久以来认为她是天上的天鹅,自己是赖虾蟆的明秀,现在看到的安奈是自己露赤裸的屁股,等他来侵犯。明秀在她背后跪下,双手抓住柳腰。

  安奈咬紧牙关不使自己哭出来,到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想到他是不成熟的少年,安奈觉得自己非常可怜。

  有几次捅错地方,但终於年轻粗壮的肉棍深深地刺进来。

  安奈忍不住发出哼声,可是和公园里失去处女时的疼痛比较,就轻多了。

  不仅如此,当对方开始律动时,在下体还产生快感的电波,原来强烈的羞耻感也逐渐被那种快感冲走。

  突然地明秀律动的速度加快,很快地随着连续的哼声,明秀的身体发生甜美的痉挛,火热的精液射在安奈的下体里。

  「求求你,今晚就饶了我吧。」

  从浴室回到卧房的安奈向跟来的明秀哀求。

  「不行,今晚要彻底地干,谁叫你避开我晚回来。」

  明秀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美女的虐待狂的兴奋里。

  「在我回来之前穿上这个。」

  明秀从衣柜里选的,是安奈偶而在房里做健身运动时穿的紧身衣。

  明秀出去后没有多久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回来。

  「你真漂亮。」看着穿上高开叉的紧身衣的安奈说。

  「这是为你准备的。」明秀的手上拿的是有条的狗环和马鞭。

  安奈皱起眉头。

  「你不要动。」说完就把狗环套在安奈的脖子上。

  「我们去散步吧。」

  「你说什么?」

  露出惊慌的眼神看着明秀。

  「在房里也许会把别人吵醒,快来吧。」明秀说着用力拉铁。

  就在这刹那马鞭打在露出一半的美妙屁股上。

  这种疼痛和用手掌打的不一样,安奈忍不住发出尖叫声。

  「不要叫,跟我来。」

  安奈不得已只好跟在明秀的后面。

  穿紧身衣虽然不觉得冷,但究竟是在室内穿的衣服,感到很难为情。而且明秀并没有这样就放过她。

  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小刀,就从胸前隆起的部位割开两个洞,於是丰满的乳房就从洞完全暴露出来。

  「明秀,这样……」想用双手掩饰时,马鞭打在她的手上。

  「你再这样就不给你穿这个了。」

  安奈只好放下双手。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露出乳房,还是感到很难为情。

  少许犹豫时马鞭立刻打在屁股上,趴下时明秀就骑在背上,铁变成马。

  「走啊!」

  明秀摇动身体,皮鞭不停地打在暴露出来的屁股上。

  「你不要大声叫。」

  「那么你就快走。」

  安奈摇摇摆摆地在草地上开始爬,总算在草地上爬了一圈。

  「很好,要给你奖品。」

  从安奈的背上下来,拉开裤子的拉,把肉棍拿出来。

  「还不快含在嘴里。」

  肩上被打一下,安奈只好跪在那里把萎缩的肉棍含在嘴里,那是今天刚射完第二次精的肉棍,可是在嘴里很快地又膨胀起来。

  「舔的动作愈来愈好了。」

  因为刚射过精的关系,明秀没有急迫的样子。

  明秀把肉棍收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绳子,在安奈的背后把双手捆绑。

  明秀拉铁。

  「要去那里。」

  「你不要问。」明秀从后门把安奈带出去。

  住宅区里很清静,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可是在路上仅穿紧身衣,又露出双乳被铁牵着走的样子实在无法忍受。

  「明秀,有人看到怎么办?」

  「那么你就快走。」

  安奈除了服从以外没有其他办法。

  双乳暴露在大气里感到有一点凉,大概走十分钟后被带进公园。

  「你还记得吧,这里是造成我和姐姐发生这种关系的公园。」

  安奈向公共厕所的方向瞄一眼立刻把头转过去。

  「我不要在这里。」

  「是吗?我就要在这里干。」

  牵着铁让安奈坐在公园的椅子上。

  在不远的椅子上坐着一对情侣。不过这里是住宅区,公园并不大,也没有偷看的色情狂。坐下后明秀立刻伸手摸安奈完全暴露出来的乳房。

  「安奈,你的乳房真美。」

  明秀用情人的口吻说,然后用手抚摸高耸的肉球。把顶端的乳头含在嘴里。

  坐在另外的一个椅子上的情侣,发觉穿有洞紧身衣的安奈,露出好奇的表情向这边看。

  「有什么关系,想看就给他们看。」明秀用另一只手抚摸紧紧合在一起的大腿根。

  「把腿分开,脚放在椅子上。」

  「不要在这里……」还没有说完头发就被拉住。

  「我可以把你的衣服剥光,然后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

  这个鲁莽的年轻虐待狂很可能做出那种事,安奈只好低下头分开美丽修长的双腿,然后抬起脚放在椅子的边缘。

  「就这样不要动,动了我就不答应。」

  明秀说完就蹲在地上,把脸靠近安奈分开成?字形的双腿中央。

  在大腿根有一块黑色布掩盖,黑色的布形成倒叁角形,上面的部份隆起,下面的部份陷入大腿之间的肉缝里。

  伸出舌头在肉缝的位置上舔。

  舌上有了健康的汗水和体臭混合而成的味道,明秀又好像忍不住似的在黑布上吸吮。

  安奈也好像忍不住地蠕动屁股,透过紧身衣的布送进来的呼吸和舌尖蠕动的感觉。一方面很幼稚但也很微妙,刺激正在开发中的情感。

  (我不能有这种感觉。)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丰满而敏感的二十二岁女人肉体很快就无法自制。

  从日晨先脸开始在餐厅里、电车里、补校的电梯里、教室里、回家后的浴室里,连连受到明秀的手指和舌头的玩弄。

  明秀又拿出小刀,拉起紧身衣最窄小的部份,伸进小刀从内侧向外割断。

  安奈警觉过来,把双腿紧闭,被切断的紧身衣立刻缩短到肚脐和屁股上。

  「快分开腿。」明秀一面说一面用力分开安奈的双腿。

  安奈的全身开始颤抖,美丽的脸孔染成红色。虽然已经被他看过多次也受到他的玩弄,但在公园的椅子上就显得特别难为情。

  「真得美极了。」明秀仔细地看一阵,然后把脸靠过去伸出舌头轻轻舔。

  在这刹那安奈的下腹部有了反应,和刚才透过布的情形不同,舌头直接舔在那里,使一直盘旋在体内的官能的欲望猛然冒出。

  「姐姐有性感了吗?」

  安奈闭上眼楮摇头。

  「可是流出这样多的水了。」明秀的手指把大学女生粉红色的花瓣向左右分开。

  分开后的花瓣内侧,因为花蜜发出湿润的光泽。

  「明秀,太难为情了。」

  「实际上是很舒服了吧。现在,给你这样弄吧。」

  把里面的粘膜分开,然后沿着粘膜用舌头舔。安奈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啜泣声,身体在椅子上向后仰。

  明秀的舌头从粘膜的溪谷间向微微露出头的粉红色肉球舔过去。

  从安奈雪白的大腿向膝盖产生无比的美感。大学女生的小肉球在花蜜的润湿中开始充血膨胀,明秀的嘴含住后吸吮。

  忍不住发出很大的声音,安奈下意识地抬起屁股,然后微微张开眼楮,果然坐在另一个椅子上的情侣正在向这边看。

  强烈的羞耻和性感,使她的性欲更昂奋。

  这时候明秀的舌尖又开始在粘膜洞口的四周活动,同时他的鼻尖摩擦膨胀的小肉球。

  就在这刹那安奈的身体完全陷入在快美感里,现在她第一次产生高潮。

  明秀解开她捆绑在后面的双手,让安奈趴在地上。

  「在公园里爬一圈。」

  她虽然穿着紧身衣但最重要的部份已经切断,乳房和屁股完全暴露出来。

  「这样才更适合你,快爬吧!」

  赤裸的屁股被打,安奈就像狗一样在公园里爬。这样的残像,她很想大哭一场。

  逐渐向那一边的一对情侣接近。安奈退缩,可是明秀当然不会答应。

  「让她们仔细看看你这种样子吧。」

  明秀一面说一面伸出手摸安奈的屁股。安奈低下头向情侣的前面爬过去。

  坐在椅子上的情侣,好像已经忘记自己的寻乐,露出好奇的眼光看着爬过来的安奈。

  「你看,那是什么?」女性轻声问。

  「那是把自己淫秽的部分露出给人看就会感到快感的变态。」

  「还有这种人,可是为什么要戴狗环呢?」

  悄悄说话的两个人,当安奈真的来到面前时又急忙闭上嘴。

  来到情侣的正前方时,明秀拉铁让安奈停下来。

  「安奈,学一学小狗站起来的样子。」

  安奈惊愕地抬头看明秀。

  「快点!」冷酷地说着挥动手里的皮鞭。

  她已经知道任何哀求都没有用,而且到这个地步,也无法摆出高雅的态度。

  安奈抬起上身,双手在胸前弯曲,做出小狗站立的姿势。

  「很好,现在转叁圈后学狗叫。」

  安奈趴在地上在情侣的面前爬。

  「汪!」学狗叫声。

  椅子上的情侣紧紧靠在一起,惊讶地望着安奈的表演。

  「现在是小便,要像狗一样地抬起一条腿。」

  对这个动作安奈还是感到犹豫,叭的一声皮鞭打在屁股上。

  「你不做就把你丢在这里。」

  安奈咬紧牙关,慢慢举起右腿。

  「我们走吧。」情侣也许感到害怕,互相催促对方离去。

  「都是你慢吞吞的关系,一定要处罚,到椅子上面去把屁股挺起来。」

  安奈脸对着椅背跪在椅子上。

  这样的姿势会使丰满美丽的屁股完全从紧身衣暴露出来。可是这时候安奈发觉自己的阴部已经湿润到自己也难为情的程度。

  毫不留情的皮鞭连续打在就是夜晚也能看到的雪白屁股上。

  丰满的屁股很快地红肿起来,明秀淫邪的手在上面抚摸。

  「姐姐,这里很热。」

  「啊……饶了我吧。」安奈流着眼泪恳求。

  「不想挨打就尿尿。」

  「唔……我尿……」不由己的这样回答。

  明秀让她采取蹲在椅子边的姿势。

  「尿不出来……」

  下腹部不是完全没有尿意,但在这种地方实在尿不出来。

  「你不尿就不回去,也许马上有其他的人来看到。」

  手里拿皮鞭的明秀冷酷地说,还站在前面注视安奈的大腿根。

  「快一点!」皮鞭又打在她的肩上。

  这时候从丰满大腿的溪谷间流出小水流,很快变成洪流打在地面上,但很快又变成水滴。

  「只有这一点吗?」

  安奈红着脸低着头轻轻点头。

  「好吧,下一次要先让你喝够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