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虐狂
被虐狂
这一天明秀又叫安奈穿着性感的衣服上街走着。

  从后面看,丰满的屁股有一半从热裤下露出来,还有修长赤裸的腿,脚上穿的是后跟很高的凉鞋,鞋带一直缠绕到膝盖上,可以说非常性感。

  安奈就这样在街上已经走叁十分钟。

  这是明秀的命今,明秀本人紧跟在安奈的身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行为。

  可是以这样的姿态走在大马路上,或到拥挤的百货公司里,使安奈受到极大的羞辱。可是,很奇妙的这样走下去以后,安奈感到除了羞耻以外还有一种奇妙的昂奋。

  当路上的人露出惊讶和好色的眼光偷看从上身露出来的乳房或从热裤露出丰满屁股和大腿时,安奈富有感性的身体就会产生使她自已都控制不了的性感。

  安奈突然察觉,紧紧贴在花唇上的热裤,已经完全湿润。

  「休息一下吧!」明秀拉着安奈走到陆桥上。

  这里离开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行人比较少。

  来到陆桥的正中央时,明秀从背袋拿出手铐,把安奈的手铐在陆桥的栏 上。

  安奈露出不安的表情,但眼楮多少有一点湿润。

  明秀又拿出有带子的厚纸板套在安奈的脖子上,纸板挂在后背。

  「什么?」安奈想看后背的东西。

  「这是我昨晚想出来的词句,我念给你听吧。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喜欢的话可以任意地摸。怎么样,这句话很适合你吧。」

  「不,我不要……」安奈感到非常狼狈。

  「有什么关系,让他们看个够,我去买东西等一下再来。」

  「不,你不要走。」

  可是明秀毫不理会地走下陆桥。

  安奈剩下一个人感到害怕。

  看到纸板上的字,也许以为在开玩笑,人们会笑一笑就走过去。可是看她的这种样子,说不定会有人当真。

  这时候的安奈只好祈祷,在有人经过陆桥以前明秀能回来。可是明秀一直没有回来。

  大概经过十五分从左边来了带着孩子的叁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安奈感到紧张,实在抬不起头来,假装看下面的车流。

  那位主妇发觉安奈的惊人模样,是经过她背后的时候。开始时用疑惑的眼光从安奈的脚向上看,看到纸板上的字瞪大了眼楮。

  从(这是怎么回事)的困惑,变成(真讨厌)的眼光。

  「妈妈,上面写着什么?」可能读幼稚园的小女孩指着安奈的背后。

  「没有什么,快走吧。」用愤怒的口吻说完,拉着小女孩的手急忙走过去。

  安奈这时候才松一口气,不过好戏还在后面。

  第二个过来的人是拿着黑皮包穿着西装像推销员的男人。

  这个男人走过去以后又回到安奈的背后站着不动。别人用好奇的眼光看,安奈已经受不了,可是别人看她的大腿或脚也不能提出抗议。

  犹豫一回后好像下了决心,那个男人靠近安奈。

  「请问,你是一个人吗?」

  安奈不由得回过头去,看到戴眼镜的男人露出好色的眼光,又急忙把头转过来。

  「在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不……是假的。」

  「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有恶作剧。」

  「我给你拿下来吧。」

  看到那个男人伸手要合厚纸板,安奈急忙说∶「不用了,就这样吧。」

  「可是,会有误会的。」

  「但不这样挂着等一等会挨骂。」

  「谁?」

  「挂上这个东西的人。」

  「原来如此,挂上这个的人是许可摸你的。」

  说完之后就用手摸穿着热裤的屁股。

  「啊,你不能这样……」安奈全身都紧张地扭动屁股。

  男人的手,毫不客气地摸起她丰满的大腿。

  「你不要动,你也不希望别人发觉吧。」

  男人在安奈的耳边轻轻说,然后拉热裤的拉。

  「不、不能这样。」

  「不要紧,这里很少有人经过,不用在意。」拉开拉就把热裤拉到脚下。

  「啊……」

  安奈不由己地抓紧栏 。在热裤下穿的是黑色的比基尼式叁角裤。明秀选的不仅是腰部,连臀部也是用带子做成的,所以从后面看有一半的屁股暴露在外。

  当然从经过下面的汽车而言,安奈的下体是在死角里,可是在白天的陆桥上露出下体还是比什么都难为情。

  她的丰满大腿和屁股,还有大腿根都只好任由那个男人抚摸。

  男人的手指终於到达叁角裤的腰上。

  安奈闭上眼楮,奇妙的是这样在随时会有人看到的地方被男人抚摸身体时,全身会发出甜美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么,这男人的手突然离开叁角裤拿着皮包就走了。

  安奈向那个男人逃走的相反方向看去,原来有几个脚穿胶鞋,从打扮就知道可能是在附近工作的工人。

  安奈真想哭出来,本来就穿着挑拨性的服装,现在连热裤也被拉下去,只穿着性感的叁角裤。

  这样的打扮当然会吸引那些男人们的眼光。

  「哇,屁股全露出来了。」口口声声地说着包围安奈。

  「这里还有字,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一个人开始念纸板上的字。

  「小姐,是真的吗?」

  安奈拼命摇头。

  「可是明明写着可以摸的。」

  男人们的眼光都盯在安奈的屁股上。还没有动手是因为安奈太美了,一时不敢下手。

  终於有一个人抱住丰满的屁股用脸在上面磨擦。就在这时其他几个男人的手开始摸安奈叁角裤的里面、大腿,还有乳房,小小的叁角裤立刻被拉下去。

  「她的屁股太美了。」

  说话的声音有一点沙哑,还有人流着口水舔安奈的大腿。

  「喂,把她的腿分开。」好像是工头的人一面这样命令一面拉开裤前的拉。

  修长的双腿,被男人们粗大的手左右分开,工头抓住腰就立刻把发出黑光的肉棍一下子插到底。

  太大的东西使安奈呻吟。但痛苦在刹那间就消失了,当男人有节奏地抽插时,四肢都产生强烈的快感。也在这时候想到明秀要她说的话。

  (我是被虐待狂。)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她的身体是诚实的。

  「嘿嘿嘿,这个女人有性感了。」在旁边看的男人说话时有一点口吃。

  安奈拼命地咬紧牙关,告诉自己不扭动屁股,不要发出声音。

  就在下面有汽车经过的陆桥上,好像唯有这里变成真空状态,配合着男人粗暴的活塞运动,安奈的身体发出自己听了都难为情的磨擦时产生的水声。

  男人把火热的精液射出来的同时,安奈也发出尖叫般的声音,立刻有第二个人插进来。

  像洪流般从身体里涌出来的强烈快感已经无法控制,安奈完全抛弃自尊心,双手抓紧栏 ,挺起美丽的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前后扭动。

  在一个人结束,另一个人用沾满汗水和泥土的脏手抱住她屁股的短暂时间,她都感到时间太长。明知这样太羞耻,但还是忍不住像挑拨男人一样地扭动屁股。

  安奈这时候已经忘记下面还有汽车经过。

  男人从背后用肉棍深深刺入蜜唇里,同时还有其他男人的手摸双乳。在无比甜美的呜咽中,安奈连连达到高潮身。

  在男人们满足两次离去后,安奈的身体沾满汗汁和精液,就那样不停地哭泣。

  「你终於堕落成母狗了。」明秀回来后一面说一面解开手铐。

  「你,看到了。」

  「嗯,从那个大厦屋顶上看的。」安奈瞄一眼背后的医院。

  「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会折磨姐姐变成最淫邪的母狗,站起来吧。」明秀用手拉安奈的臂。

  「我累了。」安奈喃喃地说。

  「快站起来!」一个耳光打在安奈的脸上,可是安奈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

  「站起来!」第二个耳光打在脸上,但安奈仍旧没有站起来。

  耳光的声音不大,但单调地继续打下去。

  又到星期天。

  明秀在十点多钟离开床来到楼下。

  听到客听传来的笑声,好像有客人。笑声里也渗杂着安奈的声音,好久没有听到她这么开朗的笑声。

  明秀感到不高兴,洗完脸向厨房走去。

  「加纪,有客人吗?」

  加纪正在里放红茶。

  「小姐的大学同学来了,是高尔夫俱乐部的宫尺先生。」

  「哦。」明秀的眉毛皱了一下。

  「听说今天要去开车兜风。」

  明秀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姐姐答应了吗?」

  「是的,我是听小姐那样说的。」

  背后传来安奈的声音。「加纪,红茶泡好了吗?」

  跑过来的脚步声在厨房门口停止。

  「小姐,马上就好了。」

  明秀转过来对安奈说∶「姐姐,早安。」

  安奈的表情有一点紧张。

  「是,这就好了。」加纪在中倒着热水说。

  「我自己拿去吧。」

  「明秀先要吃什么吗?」

  「不,和午饭一起吃就好了,我要拿一个这个。」

  从盒里拿一个小蛋糕。

  走到楼梯的一半就把小蛋糕吃光,然后看到安奈从厨房走出来,就从楼梯下去。安奈用盘端着红茶和小蛋糕紧张地站在那里。

  明秀笑嘻嘻地来到安奈的面前。

  安奈躲避他的视线想从右边走过去,明秀用身体阻挡,想从左边过去,又被明秀挡住。

  明秀拉开右手边的纸门,就把安奈拉进那间日本式的房间里。几乎红茶要溅出来,安奈只好跟着进去。

  「你要做什么?」

  「我要姐姐想起自己是什么身分。」说完就立刻撩起白色的紧身迷你裙。

  「啊,不能这样!」

  安奈轻声叫着扭动屁股,如果用力活动身体,红茶就会出来。

  而且打开旁边的门就是客厅,父亲和宫尺就在里面。稍许注意竟然听到父亲说话的声音,所以不能挣扎也不能叫。

  明秀就趁此机会撩起迷你裙,隔着裤袜和叁角裤抚摸圆润的屁股。

  「粉红色的叁角裤,没有我的许可奴隶怎么能穿这种东西。」

  「求求你,现在放过我吧。」安奈小声哀求。

  「想要我放过你,首先要按奴隶的身分向我打招呼。」

  明秀准备拉下裤子的拉。

  「明秀,饶了我吧!」还没有说完一掌就打在她的肚子上。

  安奈端着盘子就在那里蹲下去。

  「听说今天要去兜风,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对你说,你也不会答应。」

  「所以你就趁我睡觉时想出去,然后和那小子去汽车旅馆寻乐,是不是?」

  「不,不会……」

  「不要装傻!」脸上一记耳光。

  「快回答!是去作爱吧。」明秀一面说一面拉出肉棍,用头部在安奈脸上 来去。

  「饶了我吧,我会拒绝去兜风的……」安奈快要哭出来。

  「你不用拒绝。」

  「不,我说身体不舒服,就留在家里。」

  「不,你要去,去和他作爱,这是我的命今,知道吗?」

  「是。」安奈轻轻点头。

  「舔吧。」安奈任由他把肉棍塞进嘴里,开始用舌头舔。

  本来就亢奋的年轻肉棍,经过大学女生柔软舌头的舔弄更加膨胀。从隔壁听至宫尺的声音。

  「没有射精,就不准你走。」

  安奈拼命地吸吮,头向前后摇动。

  不久前还一点都不会口交方法的安奈,现在已经知道男人敏感的地方,会在肉棍的龟头边缘下用舌尖舔,或把根部的肉袋含在嘴里吸吮。

  「我要射了,露出来一滴,我就不答应。」

  明秀抓住安奈的头发主动地抽插肉棍。

  喉咙深处被用力顶撞,快要流出眼泪。肉棍猛然胀大,嘴里立刻有很多温温的体液。

  安奈皱起眉头,把那些液体吞下去。

  「站起来!」安奈拿着茶盘慢慢站起来。明秀的手立刻伸到裤袜上。

  「你要干什么?」

  「你不准动。」把裤袜和里面的叁角裤一起拉下去,然后从脚下脱掉。

  「这样会更有刺激,你去吧。」安奈被明秀推出去。

  「去兜风之前先到我房里来,我要看你穿什么衣服。」

  叁十分钟后,安奈在毛衣上穿套装来到明秀的房间,不穿内裤和裤袜外出,心里还是感到很悲哀,宫尺说笑话时,也不能像刚才那样痛快地笑。

  安奈叹一口气,犹豫一下后敲门。

  「请进。」

  打开门走进去,面对书桌的明秀,坐在旋转椅上转过来。

  「你过来。」

  安奈只好来到明秀的面前。

  「你忘记奴隶见到主人时要怎么做吗?」

  安奈只好撩起裙子,年轻美丽的下体穿着白色蕾丝的叁角裤和裤袜。

  「是为他穿的吗?」明秀立刻蹲在地上用手拉裤袜。

  「明秀,求求你,让我穿内裤去兜风吧,不然我还是不要去。」

  「放心,我会让你穿内裤去的。」明秀不理她,拉下裤袜脱下来。

  「在这里躺下。」

  安奈只好照他的话躺在床上。

  「你要做什么?」安奈看到明秀手上的刮胡刀,表情开始紧张。

  「你不是要和他作爱吗?耻毛也应整理一下。」明秀拿起刮胡膏就抹在安奈的下腹部上。

  「不要动,重要的地方会受伤的。」

  安奈只好分开腿,明秀把刮胡膏涂在雪白的肚子和黑色的毛上。

  「你不要动。」明秀看着极大胆的完全分开的大腿根,开始用刮胡刀。

  安奈忍不住用双手蒙住脸。可是发觉明秀不仅是改变形状,还要全部剃光时紧张地抬起头。

  「我说过,动会受伤的。」明秀仍旧不停地用刮胡刀刮。

  现在才理解明秀答应她去兜风的理由,耻毛被剃光,就是去兜风也不可能和宫尺作爱。

  剃光毛后明秀用毛巾擦乾净,再涂上润肤油。

  「剃好了,你自己看看吧。」

  安奈抬起头战战兢兢地看自己的下腹部。

  「太惨了……」安奈脸色通红地转头过去。

  「哈哈哈,这样和做奴隶的姐姐最相配。」明秀冷冷地说完,把脱下来的内裤丢给安奈。

  「去、去、去享受兜风吧,回来以后把详情告诉我。」

  安奈拿起内裤,从床上跳下来,尽量忍住不要哭泣,从明秀的房间跑出去。

  第二天早晨明秀带着安奈坐上地下铁。安奈和过去一样穿着牛仔布的迷你裙,紧身的迷你裙完全暴露出屁股的形状。

  而且这一天明秀不答应穿裤袜,附有弹性的健康大腿快暴露到大腿根,这种打扮的年轻美女,在拥挤的电车里自然会成为色情狂的目标。

  「今天要表演姐姐是奴隶的证明。」明秀这样说着让安奈坐上客满的电车。

  昨天安奈是去兜风,但没有和宫尺作爱,她实在无法解释剃光耻毛的原因。

  「今天我有月经。」

  宫尺原以为可以上床的,所以不肯答应。安奈没有办法只好用嘴替他解决,明秀听到这种情形后高兴地说∶「姐姐的那里是属於我一个人的。」

  现在成为明秀一个人专有的那个东西,快要被其他男人们的手指玩弄。

  安奈的身体开始紧张,造成这种动机的还是明秀,从屁股的方向撩起迷你裙,以露骨的动作开始摸屁股。安奈在这时候已经放弃抵抗,因为知道就是抗拒也没有用。

  (我这一生大概只有做他的奴隶了。)

  四周的男人们都在悄悄看她反应。

  (那个女人就是被摸到也不会大叫的女人。)这样判断后,都把手伸过来。

  第一个人的手拉起迷你裙的前面后在内裤上抚摸下腹部。这时候安奈感到狼狈,用手里的教科书去挡男人的手,可是一点也发生不了作用。

  趁这个机会另外一个男人的手伸过来,在充满弹性的美丽大腿上抚摸,从内裤脚向里侵入。

  安奈想,今天早晨离开家时,哀求半天才穿上的内裤在拥挤的电车里一点都发挥不了作用。

  男人们在取得默契之后,开始脱安奈的内裤,安奈已经没有抗拒的方法。

  从前后、左右偷偷伸进来的手慢慢向下拉内裤。

  不等拉到一半,男人们的手一起涌向已经毫无防备的大学女生的大腿根。

  「啊!不要!」安奈在心里这样喊叫,这不仅是男人的手摸到已经没有东西掩饰的花唇,因为想拒绝男人的手紧闭大腿时,内裤顺势掉在脚下。

  安奈想像内裤掉下去的情景,赶快分开大腿阻止掉下去,但就在这刹那,男人们的手到达花唇。

  其中摸到下腹部的男人,突然停止活动的手,然后露出淫笑。

  (原来是这样的女人。)

  带着好奇和嘲笑的眼光看安奈的脸,然后用更淫秽的动作抚摸安奈的阴部。

  安奈只有红着脸低下头,对大家认为她是变态的女人感到无比的羞耻。

  可是把那里的毛剃光,穿着极短的迷你裙和薄薄的一条叁角裤坐上拥挤的电车,安奈也不由得想到我确实不正常。

  当拉下她的内裤,对情人的宫尺也没有说明的秘密,让这些的陌生男人知道以后,不由得产生豁出去的念头,这时候对男人们的抚摸,身体也有了反应。

  而且是在拥挤的电车里,随时都有被认识的人发现,这样的紧张感,使安奈全身都感到无法形容的亢奋。

  这时候男人们的手指,不止是色情狂的动作,在大学女生敏感的性感带,时而温柔时而强烈地抚摸,完全像一个爱人的动作。

  安奈吐出火热的叹息,一面握紧书本在性感又悲哀的感觉中想到(我已经完了……)

  自已的肉体用自己的意志已经无法控制了。

  从安奈的花唇流出来的蜜汁,使那些侵犯的男人们都感到惊讶,因为不断地大量溢出。

  让安奈产生那种意念,是听到电车驶进月台里的时候。这时候明秀让安奈下车,跟在他的身后站在对面的月台。

  迷你裙下什么也没有,刚才走下电车时,她必须要下决心穿上内裤,还是就那样丢在车上。

  可是拉起掉在脚下的内裤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还是决定一只脚一只脚地悄悄脱下内裤。

  当然她也没有捡起来的勇气,想到自己下车以后,小小的白色叁角袜掉在车上,让很多乘客用好奇的眼光看,心里就感到非常难过。

  安奈站在月台白线的旁边,明秀站在她的前面。明秀穿着牛仔裤和球鞋。因为安奈穿高跟鞋时的关系,并排在一起时她比明秀还高一点。

  (我为什么要受到这种人的控制?)忽然在心里产生这样的意念。

  容貌不出色,头脑也不好,没有财产--无论怎么说也没有控制她的资格。但事实上受到这个年纪比她小的男人支配,而且可能一辈子都这样。

  (只要没有他……)安奈凝视明秀,只要没有这个负担,一切都能回复原状。

  视野里从右边出现电车,安奈没有犹豫,(要排除这个负担。)

  在几秒钟后月台上引起一阵骚动。

  安奈到医院看明秀,是他住院一星期后的事。

  「你至少去一次看看明秀,他也很想见到你。」

  经过父亲这样说,安奈不得不来医院。

  在病房门轻轻敲几下。

  「请进。」

  听到里面的回答声,安奈轻轻推开门走进去。

  明秀躺在床上看杂志,看到安奈走进来,也一言不语地继续看杂志。

  「你的情形怎么样?」安奈站在床边战战兢兢地问。

  「没有听医生说吗?」

  「左脚好像永远不能复原了,这是说今后我是跛脚了。」

  「对不起。」本来没有道歉的意思,可是听他这样说,不由己说出这样的话。

  「道歉也不能使我的脚复原了。」明秀放下杂志,在睡衣口袋里拿出烟用打火机点燃。

  「我倒希望能保证以后不再做那种事。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时,不知什么时候你会杀我,无法安心睡觉。」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不用解释了,警察认为我是受到考试的压力,一时冲动地卧轨自杀,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会补偿你的。」安奈垂下头。

  「希望是这样,对了,找到那些录影带了吗?在我住院的时候,到我房间找过吧。」

  「找到了吗?」

  「没有……」明秀得意地笑了一下。

  「幸亏没有藏在房间里,那是藏在别的地方,我还把一封信交给昨天来看我的朋友。」

  「什么信?」

  「为了不让姐姐再次杀我,想知道内容吗?」

  安奈反射性地点头。

  「如果我莫名奇妙地死了,朋友会打开那封信,信上写着姐姐企图杀死我的信,以及今后还有那种可能,看过信就送交给警察。」

  明秀把烟蒂丢到果汁的空罐里。

  「我是防止姐姐做杀人凶手,关於补偿的事,你会为我做什么呢?」

  「我还不知道,可是我会……」

  「这个先不要说,你忘了一件事吧?」

  「姐姐到现在为止仍旧是我的奴隶,听到没有?」明秀突然用强烈的口吻。「你要说清楚。」

  「我是……明秀的……奴隶……」安奈的声音在颤抖。

  「那么照往常一样打招呼吧。」

  因为这是在医院里,安奈露出哀求的眼光,可是明秀的表情比以前更冷酷,「快一点,护士随时会来的。」

  安奈咬一下嘴唇,然后像认命似得慢慢拉起长裙,随着小腿露出丰满的大腿。

  「好漂亮的腿,姐姐的腿是永远不会看腻的,今天为什么没有穿迷你裙来。」

  「对不起。」安奈只有这样道歉。

  「今天你要脱下内裤回去,这是处罚。」

  「你继续吧。」

  安奈转开脸把裙子撩起到腰上。

  屁股上有雪白的叁角裤,又因为穿黑色的裤袜显得更性感。

  「靠过来一点。」

  安奈低着头走过去,明秀的手立刻伸出来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分抚摸,因为相隔一星期,显出非常贪婪的样子。

  「把叁角裤脱下来。」

  「明秀,不要在这里,饶了我吧。」安奈忍不住这样哀求。

  「你在地下铁上被那些色情狂摸时,也感到性欲的。」

  安奈忍住哭声,自己动手把裤袜和叁角裤一起拉到大腿下面。

  「一星期就长出很多了。」明秀的手指在隆起的耻丘上抚摸短短的毛。安奈忍不住咬紧嘴唇。

  「现在轮到姐姐了。」明秀说完就拉开被子脱下睡裤。

  安奈含着眼泪,用朦胧的眼光望着下腹部上的东西。

  「要快一点不然会有人来了。」

  经他这样催促不得不低下头,用手抓住轻轻含在嘴里。意外地那是萎缩的东西,除非是刚射精,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情形。就是用舌头舔也没有发生变化。安奈继续努力地弄下去时,明秀哼一声,身体也颤抖一下,就用力抓住安奈的头发,流出白液。

  安奈无奈,如此也杀不死他,这种生活到底要多久才会结束呢?安奈的脑中已一片空白了。

  「今晚你要住在这里。」

  一星期后明秀这样命令她,安奈就先回家做准备。

  从一星期前第一次看他以后连续叁天,安奈被迫用嘴为他服务,但多么努力,明秀没有像以前那样勃起,后来明秀也不要她做了。

  「这是我要朋友买来的。」

  这样说着让安奈穿上金属制的贞操带。还说∶「我是怕姐姐有外遇。」

  从此以后去探望他,取下贞操带,然后刮毛成为日课。

  受不了的是安奈,几乎整天都要带着金属制的东西生活,虽然影响不大,但精神上却极为难受。